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阿姨的Curry

阿姨的Curry    李國七



我這個媽,平常喜歡烹煮食物,不過,自己只吃那麼兩口。

媽烹煮的食物雖然與多元化不沾邊,但,娘惹餐、泰餐或Curry, 倒蠻有一定的號召力。

老媽在上海或者北京,可以說是小楊在我們家住最高興的日子。一是以前老媽和小孩不在,只是我,我會特別算計。這一點,就連小妹也口口聲聲說:“哥的老媽來了,哥就轉型,沒有那麼斤斤計較。”第二,就是他喜歡吃老媽烹煮的Curry,覺得老媽烹煮的Curry天下無敵。

老媽在烹飪方面,不能否認是有一定的天賦。不過,除了天賦,還得具備“舍”的大氣與大方。我媽這個人,賣食料,講究新鮮、時令,價格可以不考慮。這一點,老媽和小楊挺相像,兩個人出去買菜,除了小楊良心發現贊助,否則,就是我的錢包大出血。我不是不考慮新鮮,而是無所謂。以前相當考慮價格,近幾年,年紀長了,覺得吃一餐少一餐,更加不想在這個方面虧待自己。

記得老媽初次到上海,我們去買響雷筍。買回來的筍,老媽挑的,只是筍尖的一個小部分。我看了,連忙從垃圾堆裡繼續挑選。當然,這是因為我有牙齒,可以嚼比較硬的部分。不止是筍,其他食料也一樣,不止是要鮮,食料中還挑最好的精華部分。

老媽這個習慣,不僅是今天,就是我們家最窮最白的時候,也從來沒有在這方面虧待自己。

不過,小楊的老媽記憶,應該全是Curry的味道。這次回來,他還特別交待過我,說他家人說,今年阿姨來,有了車,可以趁春節回老家,他的家人,可以品嘗“阿姨”的拿手Curry。烹煮Curry,我是沒有得到老媽的傳承,我相信,兄弟姐妹中,沒有人得到傳承。小楊的計畫,這次是不能完成了。他的心願,到了今天,只留下心願。這種情況,是否近似中國人愛說的:“計畫不如變化?”

除了小楊,小孩也喜歡吃老媽烹煮的食物。倒是我,常年在外面奔波,反而對老媽的食物沒有太大的偏好,搞到小楊數次對我說:“你實在是人在福中不知福。”

來我們家作客的朋友們,有機會吃我媽烹煮的食物,也會讚賞一下。反而我,總會撥老媽冷水。我說:“不必用錢買的食物,就是不是100分美食,人家也會不吝嗇誇獎的應酬一下。”

唱反調,本來就是我的天賦。

這一點,老媽不像我,老人家是順民,就是不開心,也不會抗議、反擊。最多,就是悶悶寡歡。

這次回去送別老媽,小妹買了不少Curry和肉骨茶食料,讓我回去時帶回中國。這一切,本來小楊也下了訂單,說:“你必須帶阿姨小孩和Curry食料一起回來,準備過年到老家炫耀一把。”

Curry食料我是可以攜帶回北京。但阿姨,是不可能帶回去了。小楊沒有陪我回馬來西亞,來不及和媽說話。我媽留給他的記憶,大概只剩下Curry的香味。Curry辛而辣的味道,也是他離開家在外面最靠近家的味道。不是我說的,而是他宣佈的。

小楊那麼牽念媽,媽的孩子卻做不到。有時候想起來,我是有點慚愧。自己家的孩子,反而不如外人親近。我說,可惜我媽沒有適合你的女兒了,小楊說:“你娶我們家的女性好不?這樣,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他想遠了。

我在想,是否因為太親近,我們反而疏遠或者相互傷害。因為有要求,就會失望,就會因為挫敗感而相互傷害。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