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銀色的冬天

銀色的冬天      李國七




中午在附近的泰國餐館吃了一頓“泰國”餐,晚餐吃了潮州粥。哎,我這一生,又少了兩餐。

回來的路上,我一貫搭乘地鐵。

從嘉裡中心前往國貿地鐵站的路上,沒有發現冬天有什麼分別,只是,溫度好像又高了一點。從靠近家裡的瓷器口地鐵站出來,我發現,一路上還有銀白色的積雪。我問自己:“可以不可以說是銀色的冬天?”

老媽逝世了,但,一切的一切還是一樣。去年這個時候,老媽還在我身邊。我還記得去年差不多這個時候,媽嫌冬衣沉重,我帶她到前門去買羽絨服,亮黃色的羽絨服,和小孩的冬衣一個顏色。還好當時我買了,至少,那是我給媽買的最後一件冬衣。還有,就是替媽買了不少玉環,綠色的、紫色的,老媽一直戴到她閉上眼睛為止。

回到家裡,我打開Word,本來不打算寫字,但,一邊聽蔡琴的歌,蔡琴在唱她的生活與生命,突然又想起媽在一起時的點點滴滴。是,我肯定我們曾經渡過不少美的時刻。我只是遺憾,世界那麼寬闊,媽的足跡還是去的不夠遠。我也遺憾,有段時期為了害怕老年沒錢,買了三塊別墅地皮,到現在還在培育雜草。還有,為了孩子讀書以及媽不喜歡寄人籬下的原因,買了一棟破別墅。

世界那麼大,何況,我對現在馬來西亞的環境實在有點悲觀,我需要在馬來西亞參與炒房團又為了什麼?

活一次,我更情願精彩的翱翔,誰願意呆在那個破地方。

小弟的日子是動起來了,我的日子一直在動輒。老媽沒有機會做的那些,我會替她做,帶著包裹她老人家骨灰,伴著走,從這一個站,一直遷移到另一個站,就像攜帶她老人家一起去旅行一樣。

我記得小弟從他婆婆(外婆家)回來後一直追問他奶奶會不會變鬼,說是另一方說的,我對她說:“奶奶從實體到虛擬,已經住進我們的心坎了。”

我是全然相信這樣。

世界那麼寬闊,我將攜帶媽一起去旅行。

一些她沒有去過的地球角落,比如`智利、阿根廷,還有北歐。

若100天以後丞永的媽媽沒有繼續騷擾,孩子跟我,他也一起和我去旅行,我們一起帶著我媽他奶奶的記憶,藏在心坎裡,一天一天的過渡,一天一天的,繼續精彩。同時,也計畫那麼以我媽之名設立的基金會,彌補這個社會的一點缺陷。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