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認識一個75歲的女人

認識一個75歲的女人   李國七    



最後一次見到還能夠言語的母親,我50歲,母親75歲。那一刻,我完全沒有想到,下一次見她,她已經不會說話。當時我正準備更換工作,從每天追逐數位的單位,轉到另一家公司,從事屬於後勤或技術支援的職位,壓力比較小。公司給我7個人,不過,因為薪水與其它福利不如其他公司,在中國目前極為熱愛人民幣的社會,找到對的人,恐怕不容易。

當時母親在姐姐處借住。我回去,也不是為了看望母親。只是,丞永的媽寄來照片,說丞永的外公病重、想念孫子了。當時在談幾個項目的我,匆匆忙忙的趕回去。這個老人很好、很理性,我還是尊重的。

回到姐姐家,看到的母親,非常的消瘦,還投訴說背痛。見面時候,和我說了幾句話,一是我是否將永遠如此了?我是否不會好了?又說:“我不知道做錯了什麼,會這樣痛!”我說她 :“別這麼說了!”接下來說:“你這次留下多少天?”以及:“走了什麼時候回來?”

那個時候,我正好在談幾個專案沒,而中國恰恰在換屆更換領導人,很多大國企都按兵不動。每週開會,明明知道大環境不好,公司還追數字,我已經夠煩了。加上這次回去,本來只是看看另一個老人,偏偏好的氣氛,被那個家庭某一個人的要求“最好每週都這樣!(意思是每週回來一趟)”,給惹急了。我那個老婆,也真的沒有腦子。前一陣子,時常找我那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嫂嫂,兩個女人不知道合謀什麼,三天兩頭她就借助Email來一個Notice,說想念孩子,我再不回應她的要求,就給我律師信。急起來,真的想扁她。是看美劇多了?還是….

她強調她想念孩子。這個,我保留懷疑的權力。以前孩子在馬來西亞,她最擅長的,就是每週帶孩子回去給她媽到處帶去展覽,就連小孩生病也不放過,然後自己開車失蹤,不是做所謂的Facial,就是做頭髮,以及朋友出去吃她喜歡的日本餐什麼的。回到家,就呼呼喝喝,搞到家裡的傭人和司機合謀,籌謀綁架我們家的小孩。

開始時,我還以為她不會那麼腦子有病,她想到英國找朋友,還替她找藉口、編織謊言。後來傭人和司機紛紛投訴,我還很護短的把傭人和司機辭退,換另一波人。我到中國工作後,她又不知道腦殘的聽那個新聞台在耳邊吹風,擔心我在中國墮落找中國女人。天呀,她實在太不瞭解我了,以我這麼摳門(吝嗇)的性格,有中國女人靠近我?實在不知道應該苦笑,還是歡愉。她以為我是劉德華?

每次抽空回家,我看到的,只是長病的孩子。煩了,我就對老媽說:“不管怎樣,她還是你的媳婦,我不在,你最好說說她。否則,孩子生病孩子哭,你也甭想睡覺了!”

我才不想把自己辛苦賺來、節約來的錢交給醫院、醫生。不值!

我媽得到我的綠燈,第一次有了底氣,就開始說她。她不高興我媽說她,竟然“意外”的拍我媽的眼到黑青,搞得我必須把小孩和我媽帶到我姐姐家。本來以為稍微耳根清靜,她卻天天和她白癡的妹妹趕到我姐姐家,抱著孩子哭。後來沒有辦法,我只好把孩子和老媽一起接走。當然,她責怪她媽那棵聖誕樹,說她老媽影響她。哎,讀書讀到碩士,還受老媽無理的影響,我實在不知道她的碩士怎麼念回來的。(一個女律師朋友說:女人生了孩子就會笨一些)。我本人到不相信這個邏輯,因為我認識的很多女人,不是這樣。

面對各種各樣的事,我已經夠煩了,老媽又來煩我,所以,很不耐煩。

我的反應,也是因為前一陣子她在北京一切正常,只是對回到馬來西亞有點恐懼。我還記得,有一次所謂Smart house的家裡沒電,而我剛好徹夜加班,回去借機數落老媽和孩子,說:“不讀書,連插卡也不會,很難在這種現代化的大都會生存。”搞到老媽感覺自己和識字困難的小孩同病相憐,說:“你要讀書,別像你奶奶,給你Daddy罵。”

當時,我也沒有澄清,我煩的,是沒有項目。何況,我的朋友也是直接老闆還埋怨我,說我把小孩和老媽帶來,怎麼工作?!!

說多了,我媽說:“媽不來,也沒有關係。”語氣裡,帶著一股放棄、絕望。

當時我沒有解釋,因為,一邊我剛為了她們不喜歡寄人籬下而買了一棟小別墅,希望儘快換清。我的老闆,卻偏偏借貸我準備還清別墅的錢,然後,每個月分期付款。無端端的,在自己有能力一次性還清,必須向銀行貸款,附加利息。

何況,據醫生的診斷,我媽只不過缺鈣,不是什麼大毛病。

回到北京後,聽姐姐、小弟說哥哥把老媽接去。樓下的房間為了我媽裝修,她的兒子陪我媽說話,我那個嫂嫂又給我媽洗衣服。我非常欣慰。過了不久,聽姐姐說媽給她電話,說沒錢不能買東西吃,叫姐姐把我回去時候給媽的錢帶去,我還規勸姐姐別去,因為擔心嫂嫂和丞永的媽通氣,去的話,雙方尷尬。就是小弟有一度失去工作想回去,我還規勸他別回去。

當然,這一切,也不完全是我在疑神疑鬼。因為,當小弟通知我他披露的歸期,丞永的媽就來電郵說她會到那個地方接丞永。她說她愛丞永,她的家人愛丞永。她也建議她撫養丞永,不過,她寄來的列表,那是李嘉誠媳婦的生活消費。我記得我回信說:“若你有這麼高的要求,當年就應該套李嘉誠。”

這次回去,本來為了我媽,我打算好好和她談的。之前還告知她,若是我放棄工作,她是否有支援家庭費用的心理準備。後來她來信列了一個她生活中不可少的東西,比如,日本餐、facial、出國旅行等。

回到馬來西亞,一上姐夫的車,姐姐來電叫我別慌張,叫我直奔醫院。我到達媽的床前,她已經不能說話。姐姐叫我說話,叫我和媽說話,她說我媽等我。那一刻,我的心,一片惶然。這是我的媽嗎?皮包骨,又以氧氣續命。他們說我媽患了癌症,怎麼在我的眼中,她是缺食缺營養死的呢?

我抵達媽的病床前是淩晨,醫生判定她的死亡時間是早上11點左右。那個時候,我整個人是麻木的、內疚的。娶一個老婆,犧牲的,卻是自己的媽。當然,我告訴自己,不是她的錯。她是笨、OKU,給人利用。

天真的我,還以為她真的就像她email裡說的愛我。媽逝世,還擔心她自責看不開。給她電話,她和她家裡幾個女人花姿招展的出現時,我徹底絕望了。第一時間我看到她,我問了她:“你們全出來了,留在家裡的病危父親咋樣?”

回答是有弟弟照顧。

然後,整夜,他們陪小孩玩、八卦。我在看,那是憑弔嗎?

第二天,她又出現,原來她和小孩約好,帶小孩去周遊。

周遊我不理,雖然他奶奶還躺在大廳的棺木裡。但,小孩出去回來就嘔吐。

我聯繫她,因為我沒車,就叫她幫忙帶到醫生的診所。她的第一反應,就是小孩吃家裡煮的食物。我有問嗎?

隔天她又出現帶小孩。小孩和她住三天,回來全身出濕疹。她強調她帶小孩出去時已經那樣。她以為我白癡、瞎眼?

她還聽信我那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嫂嫂,說我們的離異是我媽作梗。哎,我應該佩服,還是啼笑皆非。她難道不知道我媽的思維方式嗎?老人家最怕的,就是離異,擔心有人說。她難道不知道,我是那個惡毒的、果斷的。

小孩回來,對我說:“我去了什麼又什麼地方,見了某某人。然後,對我說,婆婆說奶奶死後會變成魔鬼。”

怎麼為難女人的,全是女人?

她們難道不知道,只有我影響我媽,不是她影響我?

她們不認識我媽,我媽是一個軟弱怕事的女人,若不是我慫恿她,她決不敢干涉任何人做什麼事的。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