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老人是一座隨時可以放棄的廢城?

老人是一座隨時可以放棄的廢城?  

◎李國七◎



我不敢說我多愛老媽,但活到50歲的今天,就是不想接受也得承認,老媽是在我生命中留下深刻並且影響很大的烙印。

比如媽對沒有自己的房子的渴望與憂慮。小時候家裡窮,住在租住的房子裡,家裡沒有廁所,以亞答葉子為屋簷。下雨天那麼浪漫的天氣,一旦內急必須跑到河邊的竹筏方便,不止不方便,湍急的河水還非常危險。就是呆在家裡,三天兩頭屋簷漏水,地上全是盆子水桶。

後來姐姐工作了,住進姐姐比較像樣的家。就租住三姨丈哥哥四樓的家,房子是比較像樣,但,還是別人的家,何況,出錢的那個人是姐姐,在她家借住,心,還是很虛。

後來,有資格買房子了,媽把多年儲蓄的錢拿了出來,作為首期付款。我們冒雨去訂房、向銀行貸款。

我當時人在海上,對等待一間房子的成型沒有太大的感覺。現在回想,老太太的心情一定很不一般。自己的家,自己的櫥櫥櫃櫃,可以放置自己喜歡的花瓶、碗碟。

是擁有自己的家了。

但,她的命運也不能自己作主。說起來,也不知道是什麼理由,總是覺得她老人家一個人住不合適。所以,買了BU的家,我人住哪兒,就把老人家搬來。同樣的道理,我人去了上海不久,一有機會,就把老人家搬了過來。心理不是沒有壓力,但,感覺在自己身邊,自己比較放心。而老媽,從開始時候的抗拒,喜歡自由並且自己一個人住,慢慢習慣與我合住。再後來,評估孩子的未來與老媽的意願的比重,當老媽適應下來,我又把老人家搬回去。

那樣做,我其實沒有考慮太多老媽的感受。

可能,長久以來在媽的目前自作主張慣了,而一旦我下了決心,老媽一貫不反對,我需要做的,就是說服她。

現在想起來,對老人家實在不公平,她又不是一座可以隨時、隨性遺棄的廢城,我怎麼可以不考慮她的感受與需要呢?

安慰自己的話,就是自己的能力有限,不得不選擇最好的途徑。

我是真的沒有能力嗎?

其實也不是。只是,心中有股恐懼感。

或者,老媽的命運,就是我的一面鏡子。沒有學歷,一輩子被周圍的人主導、牽制。那些人,也恰恰也有我的組成成分。我是很擔心自己和老媽一樣,沒有收入、儲蓄也不多。有一陣子,我還特別交待她把哥哥、姐姐以前給她的錢(她以定期存款的方式存著,有需要,本金不動,只提起利息)還回去。我說:“人家掛念那些錢,咱又不缺,何必讓別人耿耿於懷呢?”

我那麼規勸老媽,當時是有原因。因為不止一次我聽“某些人”嘮叨,說:“錢沒有用來投資,會貶值。這些年來,一直就是那個數。投資的話,不知道翻了幾番。”

叫老媽把他們以前給媽的錢還回去,也讓他們自己把握自己的錢,我想看看,除了買房子,他們還能夠投資什麼?

這輩子與自己的手足打交道,我相信我的眼光,我知道他們的投資眼光,到了最後,還不是一疊繼續貶值的定期存款,或者,買來不賣,面對收租麻煩或者頻繁變換租客的破房子?究竟,我們都不是那種炒房炒地產的投機者。

媽不在了。我回想自己到醫院去的日子,當時,心裡想的什麼呢?若媽熬過來,我將面對什麼樣的選擇難題呢?放棄工作,辭職回去全時間照顧我媽?聘請一個傭人,我繼續上班,把老媽扔進一個空屋扔給一個傭人照顧?

當然,現在老媽不在了。這些可能性都不存在了。

只是,老媽的情況,讓我深思自己的老年。沒錯,我現在還有收入,還可以動。以後呢?老到不能行動的時候呢?

現在,或者應該立下遺囑,讓自己在不必完全依賴醫療設備以及變成任何一個人的負累之前,宣判自己的死亡。只是不知道,社會制度與法律,允許不允許一座已成廢城的老人設法結束生命?



 

回應
为人老妈的我,拜读大作,甚有感触。
留言 : 葆珍, 13-Jul-05, 00:01:31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