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活充實的一生

活充實的一生   ◎李國七◎



我用電腦播放蔡琴的歌,一遍又一遍。蔡琴在唱的,是她的生活與生命。

蔡琴的生命應該飽滿的、無憾的。我說應該,因為我不知道蔡琴的生命。蔡琴的生活與生命我沒有參與,只有通過她的歌聲,我想像她的生命。

媽的生活與生命,我也沒有參與全程。她小時候的悲喜哀愁,她長大的挫敗與委屈,她初為母親的欣喜與恐懼…….我都來不及參與。就是當我從她的生命中分割出來,我也感覺不到她的悲喜,那個時候,我年紀太小。等我開始長大開始懂事了,我又太忙,忙著念書、考試、交朋友,然後,工作,忙著為了所謂的成名立就與未來更有保障而掙扎搏鬥。

從一座城市漂流到另一座城市,從一份工作走向另一份工作,我不斷自愛的追求更好、更高。

生命與生命的本意應該是怎麼樣的色彩呢?

我那個時候不懂。

但,到了現在,老媽逝世了,我真的懂了嗎?

生命的科學與不科學。生命的宿命與非宿命。好人、壞人之間如何區分?真的有報應這種事?如何來衡量報應?

小時候,我時常被教育,不能做壞人,要做好人,人好,就有好報。

長大了,我見識很多奸商、圖暴利的人,我看到的,只是他們的房子越蓋越大,他們家的財富越來越富裕。一個害死千萬良民的領導,一個過河拆橋的所謂成功人士,他們是否脫離報應的輪回?

就像那天我和姐姐說:“我是不相信報應。因為,我看過很多人踏過血路升起。”

或者,在說這些之前,必須先定義什麼是好人、什麼是壞人,什麼是小壞大壞、什麼是小好大好。

比如今天傍晚,公司那班人,推諉的推諉、看戲的看戲、湊熱鬧的湊熱鬧,他們在爭辯的,幾乎和我完全沒有關係。老媽剛剛逝世,我的精神一直的恍惚中,根本沒有心情心思看這場鬧劇。

比如姐夫和他的生意合夥人,一次再次的電郵相互往來,似乎很難解決問題。我在想,在生命面前,這些重要嗎?

回來後,又收到一個又一個短訊,重複希望我帶隊幫忙。

我以應付的態度敷衍著。

到了今天,我再想,沒日沒夜的工作,賺卑微的錢,就是我的生活和生命嗎?

媽去了。當時,也是為了累積更多的財富,我可以說是犧牲了媽的快樂和多陪伴她的時間。我可不像丞永媽的家人,一輩子依靠老人,老人病了,還口口聲聲說:“他是要等花完手頭上的錢才死。”

一條生命,與錢,哪個比較重要呢?

我禁不住質問自己:“什麼才是飽滿的人生?”

此時此刻,我只想活一次充實飽滿的人生,從今天,去到死亡來邀約的時刻,不要有遺憾,不要!!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