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現實

現實   ◎李國七◎



我並非第一次回家。每次回去,姐姐或姐夫就會驅車來接我。機場到他們家的距離,不堵車的話,需要45分鐘到1個小時的時間,不算遠。在車上,我們談的,就是我還欠多少錢。那是買房子的錢,姐姐先墊付,我回來,拿錢還給她。一輩子過了一大半,也到時候考慮儲蓄,以及老年需要擁有的收入來源了,究竟我不是公務員,沒有退休金。

抵達時分,多數是夜晚,下午從上海或者北京出發,5個小時或6個小時的行程,離開機場,往往是深夜時分。身邊,總有離開與抵達的人。這個時代,大家都在飛,充分體現地球村的概念。亞熱帶的半島,有時候晴天,有時候有雨,亞熱帶獨有的天氣。

多次說好不談錢也不再置產了,錢,夠用就好。但,聽到什麼資產比較便宜,以及有升值的可能,還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購買。是沒有安全感,是屬於這個時代獨有的心理狀態,還是只是自己?

自己還算好,一個自閉症的小孩,不必擔心他長大後去哈佛、劍橋等名校的教育費用。與我共老的姐姐、哥哥們,要擔心的金錢課題遠遠比我多。孩子們有學習能力,做父母的沒有能力攻讀,何其的慚愧?這種心態,我也理解。因為都是打工,收入來源的管道只是一份固定的薪酬,除了節約,強迫自己節約,還能夠做些什麼?

過程中,就犧牲了本來想給老人家的零用,總覺得,有的吃、有的住,還要什麼?當然,有時候為了沒有給老人家提供更好的福利,心中很內疚。但,在現實因素的前面,內疚歸內疚,內疚以後,繼續節約。總之,就是希望在還能夠掙錢的時間段裡,累積足夠的、未來的生活需要。

我的方式,就是除了必須給老人家和小孩們花費的那些,對待自己近乎刻薄。在陌生的國度工作與生活,儘量做到儲蓄最大化,可以不花錢的,就不花錢。雖然身邊的同事紛紛買車,一到假期就出遊,而我,在浪費與節約的前提之下,出遊多數等出差時候,可以合法報銷。

是怕!對未來的未知的恐懼感。或許工作性質接近經濟的金字塔頂端,最先知道大環境的經濟走向,比如那個區域經濟不景氣、那些政策給出臺…知道,而沒有辦法改變,反而更加擔心、忐忑不安以及莫名其妙的恐懼。

說是不擔心小孩的教育費用,轉過來,還是怕。怕,不止為了自己,還為自己的孩子。看他的情況,相信為自己謀生、牟利的成功率非常渺小,所以,更是擔心受怕。現在他10歲,我已經50歲了,我在的話,他還有人照看,我不在,誰來照顧他?他媽?他媽連照顧自己都有問題,生活那種生活方式,她自己的收入有限,用什麼來承諾孩子更有保障的未來呢?

我相信,不止是我,我的姐姐、哥哥也一樣,錢,不是為了應付今天的需要,而是為了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的未來而莫名其妙的擔心受怕。我們告訴自己,等儲蓄夠了,手頭鬆動了,就大方一點。可是,這個手頭上松一點,到底是什麼時候呢?

至少,老媽是等不及了。而我,經過老媽的事故,會改變嗎?還是,在現實因素的面前,懺悔以後,流了眼淚,明天一樣持續沒有什麼不同的習慣?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