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以細語相送

以細語相送    ◎李國七◎



今天,把老媽的骨灰送到士毛丹的《世外桃源》墳場。看建築個格式,還有附近的植被,可以說是墳場嗎?

當初老媽往生太快,完全來不及考慮細節。一直在醫院陪伴老媽的我們,到老媽真正不在了,才開始考慮如何處理她的遺體問題。還好,醫院和殯儀服務公司有關係,很快就找到一家,一口價RM8,400。

當初,我對他們說:“我對其他方面沒有太大的要求,只要多多的鮮花。”

我提出要求的理由非常簡單,我希望很多花香陪伴我媽走過死亡的盆穀,讓花香伴她前往永生。我還要求他們準備鮮花,讓每一個來憑弔我媽的人,帶著一朵鮮花回去,也讓他們往後的日子裡充滿了花香。

我不知道老媽要不要這種形式,因為當我趕到,老媽已經不能說話。以我和她生活多年,從她的性格與談吐中衡量,她大概什麼都不要。之前老媽多次表示不想回馬來西亞,嫌人多、話多、事多,以她那個時候的心態,最好靜悄悄的,一個人都不驚動的走。這種態度,有可能講究鋪張嗎?不過,她不在,她的弟弟妹妹們還是得知會,一些朋友也要通知。喪事,很多時候,做的,還是給活人看。

處理完喪事,本來打算把老媽的骨灰撒進大海。我想,我不常回家,小弟也人在國外。留在國內的姐姐和哥哥,有自己的家庭、工作、責任與生活上的包袱,以我媽的性格,可以的話,大概也不想麻煩他們。不過,當時東海岸發大水,我擔心風浪大,不安全。相信老媽也不想我們冒著風險,送別她。最後,決定暫時找個地方安息,以後我們回來,才處理最後的儀式。作為臨時停靠,我就不求太特別的地方,乾脆選一個角落。若不是當時小弟突然哭了出來,認為那個地方太寒磣,還沒立馬決定買下那個停放骨灰的位置。想了一想,覺得老媽在哪兒一個人太淒涼,若是真的有那個死後的世界,以後我們也去,老媽就不會太寂寞,索性團購,小弟、我和丞永一起買。

當然,把老媽送到士毛丹的《世外桃源》後,也一樣得出海。究竟,骨灰焚化後,除了一部分放置到骨灰盅裡,還有一部分裝不進去的。當時,殯儀公司建議我交給火化場的工作人員處理,說給80塊錢,他們幫忙撒進大海裡。我倒不在意那80塊錢。我在意的,是那些骨灰最後的流向。這個年代,大家都講經濟效益,人心呀,我越來越懷疑。最後,決定捧著回家。本來打算帶到中國去的,陪伴我走過我的中國路。後來,擔心上下飛機、過安檢麻煩,聯繫一個朋友,讓他安排車子、穿,送到麻六甲海峽。

今天把媽的骨灰盅送往士毛丹的《世外桃源》,一路上,我細語相送。明天7點鐘朋友安排車子和船隻送往霹靂州的Lumut,我也會細語相送。一路走,一路知會老媽路上的景色、橋樑、河流…若是老人家想回我們BU的家,她會認得路。當然,我更希望她一個更加美好並且充滿花香的地方,遠離她人世間的不如意與不開心事。

人的一輩子,從嬰兒走向暮年,經過開心與不開心,我能夠為老媽做的,到這個時候,只是相送一場,以細語、以愛,一個兒子的愛,僅此而已。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