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電話

電話       ◎李國七◎



我是一個依賴電話工作與生活的人,身邊總攜帶著一個手機,隨時恭候著公司與客戶的電話。客戶電話有時候還可以避之不接,而公司老闆的電話,就是垂死,也得掙扎著,爬起來接聽。不過,私人電話,可免,就免。從事管理諮詢行業多年,我對費用 --- 特別是不產生價值的費用相當敏感。

媽在姐姐家寄居的日子,偶爾還撥打電話。先是接通姐姐的手機,再把手機轉給她,不過,以媽的習慣,說話通常不久,她不想暢談。和不同的人說不同的話、不同版本的內容,是媽的談話取向。

每次對話,第一句話,就是:媽,你怎樣?

其實,那句話是廢話。

就連住宿的地方自己都不能確定,她就是再不好,還能怎樣?

那個時候,媽身體康健,給她錢,她還可以自己購買她想要的東西,不必完全依賴別人。

然後,就是詢問小孩的狀況。

小孩不是一個正常的小孩,綜合了自閉、好動、辨別文字的困難,又不喜歡電話擱在耳朵邊的聲響,以專業詞語來形容,就是學習障礙。更寬泛的定義,就是能力不及的人群。

有一陣子,觀看李連傑與文章演出的《海洋天堂》,因為聯想自己的小孩,眼淚總是不能控制的流淌。擁有這麼一個小孩,作為父親,我怎麼輔助他的未來?對於孩子,一直以來,我求的不是什麼天才或許超級學習能力的英才,我只希望他正常長大,可以和別個孩子一樣,念書、戀愛、結婚,有自己的小孩,順著生活版圖應該有喜樂哀愁老去,一直到死亡來邀約的那一天。但,我的小孩,他能夠擁有嗎?

以他的情況,除非奇跡出現,否則機會相當渺茫。雖然清楚明白頻率相當低,作為父親,會停止渴望嗎?一邊屬於理性的腦袋,叫自己停止渴望,太多的渴望只會使自己失望並且傷害自己。一邊屬於感性的思維邏輯,卻情不自禁衍生渺小的希望。不是有人說過:只要不讓自己停止希望,希望不會背棄我們嗎?

有一陣子,在新舊工作的交替期間,不能滯留中國,雖然母親再次強調她在中國很高興,我還是選擇帶他們回去。他們,是小孩和媽。當時,母親一定以為帶他們回去,只是暫時。那段和姐姐居住的日子,明顯小孩的學習能力有所提升,會做簡單的數學習題、會認字,組織詞彙的能力也有所改進。姐姐畢竟是專業人士,而且不像妻用錢聘用的那些,只認錢,不服務。雖然母親不止一次慫恿在中國找學校念書,我就是沒有呼籲應和。一方面是對學習體系的不信任,二是考慮費用問題。何況,當時準備多買一些資產,為了母親與自己的老年、小孩的以後做好足夠的準備工作。理想中,退休後的居住環境,就像伊朗電影Fish In love的雙層店屋,後面有一塊很大的空地,可以種植各種香料。雙層店屋可以作為一個小餐館,販賣自己種植的香料,以及通過各種香料搭配烹煮的食物。房子最好面海靠山,三個人 --- 媽,我與小孩,可以走路去看海。若是小弟回來,家裡可以堆砌更多的人氣。那種退休生活,應該就是我的理想生活。

為了小孩受教育的地點,我潛意志裡認為媽自私,只考慮自己的感受,就連小孩的將來也可以忽略不顧。當然,老媽的版本是人家有空才教幾下,多數留下空曠的房子,只是我寧願相信,小孩在那個生活環境之下,有所改進。我是一個看結果的人,不管什麼巧合機緣,有進步,就是好事。

還有,就是食物方面的投訴。我這個媽的口味與食物選擇,我是知道的,每次出去,總是不考慮價格的採購,而她的手一指,一定是價格最為昂貴的那些。我個人的哲理是:吃嘛,何必計較!我是知道有些人的經濟情況與消費能力,別人不一定能夠充分滿足她。所以,給她留下一筆錢,說吃不慣,就自己買。

一方面是走向暮年的老媽,一方面是邁向未來的小孩,我理性的選擇,當然是小孩。

後來老媽得病進入醫院。我還以為是小病小痛,同時以為這是她與我博弈的自殘方式。我不在,還有別人,都是自己的兒女,是我、是他們,有什麼分別呢?何況,當時每幾天就會收到那個結婚前強調結婚不是為了我的錢(錢她自己有,還派她的妹妹來做說客)的電郵,口口聲聲說要照顧小孩,而照顧小孩需要多少又多少錢。我慢一點反應,就威脅要發律師函。我一邊反感她、不耐煩她,感覺自己與她結婚,簡直就是上了圈套:用愛,佈置一個圈套,讓傻乎乎的我踩進去。這個女人,和那些中國大陸遍地出來找生活的女人有什麼分別?而且,娶她為妻,還得應酬她的家人、朋友,她自己態度又不好,反而還不如找那些出來“賣”的中國女人,至少看在錢的前提之下,那些中國女人還保持著一定的專業服務水準。當然,女人的版本是以後沒錢了,她還會留在我身邊,而中國女人,沒錢,就立馬走人。她的申訴,我一點也聽不進去。現在已經是這樣了,還說什麼以後呢?至少,我們結婚幾年,她沒有證明過她的誠意。那段在一起生活的日子,她一回家,不是呼喝傭人,就是強調她娘家多有錢,她們用什麼名牌、去什麼餐館吃飯,而我們家是鄉下人,沒錢。但,她有錢,和我有什麼關係?她又不貼我,反而通過各種手段,讓我花冤枉錢。我是專業諮詢師,怎麼感覺她的銷售手段相當幼稚可笑?

她說她想小孩、愛小孩。但,提交日常生活必需的費用,列出的家庭“基本”費用,涵蓋個人臉部護理、旅行、用餐等。我呢,我覺得現在一切都是小孩,小孩的未來。把這種小孩帶到這個世界上,我註定要一輩子費心、費神,就是時間不能撥出,至少,在金錢方面,必須準備足夠。

電郵來時,剛好手上有點辛苦累積的余錢,準備置產,作為老年的儲備。我開始懷疑老媽,開始時她說她不說,後來,她終於承認。媽認為,她透露的物件牢靠,而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人,把資訊又轉播出去。因此,那個女人的電郵一封又一封過來,以我的妻自居,以要護養小孩為藉口,列下一系列對金錢的訴求。她的電郵,與我開始設置資產的時間恰巧吻合。

媽離開醫院,給某些人接回去的時候,我還因為繼續生氣媽而拒絕撥打電話。我怪媽。我認為她嘴巴不牢靠。因為這樣,每次和她說話,語氣不免不客氣。

現在想起來,原因是媽嗎?難道不是我自己的問題?若是我具備慧眼,挑選的不是一個尋求長期飯票(可能不只是長期飯票,而是可以享受的金錢贊助),就是媽說得再多,才不能出現索取金錢的電郵!

當然,女人的版本可能不一樣,她嫁我為妻,她索取金錢方面的報酬也是應該的。一個女人嘛,不找一個男人要錢,那兒去要?這個我也可以理解。可惜,我不是李嘉誠。若我是,我很早就預備了一大筆錢,讓她開開心心的走人,雙方皆大歡喜。哎,原來,結婚需要錢,離婚也少不了錢。

過程中,變成犧牲品的,就是老媽。小孩也是犧牲品。但,他不懂。還好他不懂。有一天他真的懂了,為了擁有這麼一個老媽,我對不起他。

回應
站長誠意推薦李國七兄兩篇真摯感人的文章:《電話》和《最後的時刻》不怕見笑,我是邊流著淚邊貼上作品的。
祈望國七兄在未來的日子能夠堅強面對...

留言 : 冬夢, 13-May-03, 14:11:37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