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
       (現居越南胡志明市)
更多>>>   
故人◎石家莊

石家莊        ◎故人◎      

                                  

『若到過K4遊歷區,可能你會驚訝於那堵以人力、以石頭砌成的牆垣;但也只不過幾百呎方圓而已。若果你有興趣,我們去參觀一位朋友的農莊──把它暫稱為「石家莊」吧!你會更加佩服我們華人同胞那一股堅韌不拔、克苦耐勞的創業精神……』

以上是樸魯文友在去年中,對我提出的一番話,旨在引起我的好奇──也算是一種別開生面的,帶有挑釁性質的邀請。

當然我並不想辜負他一番好意,只不過年中俗務繁忙,總未能抽空赴會。迨今年春節,百務稍息,時間較為閒暇,我約同浮萍文友,二人一起拎著背包,驅車前往探訪這個令我好奇了半年多的地方──「石家莊」。
   
(一)

廿號國路的一二五里程碑處,分叉一條崎嶇的泥路。我們的機車一拐進這裡就與彌漫的煙塵結下了緣;因為除了浮萍與我之外,沿途又參加了樸魯、江朝成……等「定館」的文友及父老們,一行十人,分乘五輛機車。浩浩蕩蕩的陣容,把這條偏僻的小路搗得塵土飛揚,黃煙滾滾。就這樣熬了十三、四公里路程的「泥風塵雨」,到了目的地。──這裡是同奈省新富縣富立社,屬丘陵地帶的一個石山坡。下了坡約四公里處,就是「治安」水電站的命脈、同奈河的主流之一──「大賴」江。

據說在南方解放之前,這裡是一個威名顯赫、令敵人聞風喪膽的解放區。居民大都是貧苦的勞動人家,散居在高低起伏的石坡上,自成村落。從前因飽受戰火的摧殘,曾經有人遷徙他方;國家和平統一之後,又有人移居到來,落力開闢這一片滿目瘡痍、到處都是岩石與炮彈窩的窮鄉僻壤……。

大夥兒停逗在富立社市集一座賣飲料的茅寮裡歇腳,每人要了一杯冰蔗水以消暑解渴。店主以好奇的口吻探索我們的去處;當樸魯文友道出目的地之後,『噢──原來是五橋先生(Ông Năm Cầu)的客人!』店主立即以欣喜的笑容來迎接我們這群風塵僕僕的遠客。

休息了約十五分鐘,我們再次啟程,進入到「石家莊」的小徑,沿途十分崎嶇。在這段蜿蜒而佈滿大塊小塊石頭的一程中,有時我們要推車步行。當我們來到一座以石塊為墩、以木板為面的小橋處,文友們興奮地說:『這是五哥一家人獨力築成的石橋,所以地方上對他很尊敬,稱他為五橋先生……。』

原來這一帶在雨季的時候,山洪暴傾,把低窪處都淹成澤國。自從「石家莊」在這裡奠 基立業之後,他們自己出錢出力,疏通山溝,搬運石頭,築成一座堅固的小橋,予地方上交通往來創造了莫大的便利。所以上至政權,下至鄉民,都很感激「石家莊」這一大公無私的義舉。

過了橋,首先映入我眼簾的,是一堵堵長得似乎無邊無際、以石塊砌成的牆垣。其款式一如樸魯文友所演述的,好比K4遊歷區的石牆;卻依著山勢的綿延起伏,帶有中國「萬里長城」的雄渾氣概!

文友們在喋喋不休:『單是把石坡上的石頭撬起來已經是一項艱鉅工程;再以人力把石頭一塊塊砌起來,依山勢築成方圓約四公頃的牆垣,其中的艱難程度可想而知。五哥單憑勤勞的意志,像當年愚公移山那樣,帶領著兒女和工人,日復一日地勞動,經過七年多的風餐露宿,終於完成了這項雄偉的工程──建立了我們所稱的「石家莊」……』

(二)

我終於得見了農莊主人的廬山真面目:清癯的臉龐,閃爍著一雙精炯的目光;修長的身軀,卻帶著健康結實的體魄。而且從那古銅膚色及一雙滿起粗繭手掌可以看得出,這是一個懷有堅定意志的勞動者;更從那彬彬的風度與優雅的氣質中肯定,這還是個曾經浸淫於傳統文化裡的儒者──黃渭先生。

黃先生以極度的熱情招呼我們。『五哥,今天我們從老遠的地方到來,都是為了要好好地吃一頓您魚塘裡養的魚……』文友們幽默地扮個饞相,大顆兒嘻嘻哈哈地,好不開心。

『剛好我花了幾天工夫,把魚塘的水抽亁了。碰巧你們大駕光臨。大家儘管下塘去摸魚,撈多少就吃多少,沒關係……』黃先生愉快地帶引我們下了魚塘。四周以石頭砌成三級結實的堤基:第一級是魚塘的中心,水裡養著無數的各種魚類,浮游於荷花與菱葉之間;第二級沿著水塘的圓周,種满了各種蔬菜與藻草;第三級又環繞著第二級,四周種滿了各類瓜果與蔓藤,細緻地透發出一種藝術的氣氛,令人心悅神怡。

樸魯、朝成兩位文友撲跌於塘裡的沼窪處,摸索著粗大的魚兒。浮萍蹲在第二級的塘邊,手中拿著網子,等待他們把捉到的魚拋上岸來。我與黃先生沿著第三級的堤基,邊走邊談……。

原來這裡本是高坡上的一個沼澤,四周樹木叢生,怪石嶙峋。黃先生一家到來開墾的時候,才把樹木砍掉,把山石撬開,挖寛沼澤,填平窪處;用砍下來的樹木建造屋子,把撬開的石頭充作地基。經過七年的辛勞,灑了無數的血汗,才收穫到今天的第一步成果……。

隨風送來大家歡樂的呼聲:『哈哈,又捉了一尾……』,『啊哈!我這一尾很捧,大約有三四斤重……』

黃先生說:『這魚塘是基本的收入,每兩三個月可打撈一次,每次的收入大概百多萬元,足以維持我們十幾人的口糧……』我隨著他的手勢指示:『你看,我還種了瓜、菜,養鷄鴨;日常生活的餸菜根本不成問題,趁市集主要還是買一點油鹽醬醋等調味品……』他佇立著凝空長視,話裡透露出强烈的自信:『年來我嘗試在旱季把水稻種在塘中央,到雨季時可以收割,初步也收成了幾包大米,節省了農莊的開支。將來我可以久久才到市集去一次,購買一些必需品,減輕了更多的奔疲……』

我腦中根據他所演述的理想,構思了一幅世外桃源的畫面。

(三)

浮萍提網嘩啦啦地倒出了滿地跳蹦蹦的魚兒,大顆兒磨拳擦掌,準備做廚弄膳。有人提議「清蒸石斑」、「紅炆魚頭」;有人請纓特製「紅燒生魚」、「酸甜魚湯」……於是乎,劈柴的劈柴,生火的生火,劏魚的劏魚,煮飯的煮飯。七、八個大男人,擠在小小的廚房裡,亂七八糟的,吆喝喧天……。

樸魯和我陪同黃先生,沿著漫漫的石牆散步。這一堵堵以大塊小塊的石頭砌成的牆垣,完全是原始的手工與現代的藝術相互結合,並無一點「士敏土」混和其中。我用力推搖牆身,卻是紋風不動,我嘗試攀上牆頭,行走於其上,只覺得堅穩如山。

『您怎會想到要建築這一堵堵的石牆呢?』我禁不住心中好奇…。黃先生莞爾地說:『把石坡撬開了,一大堆的石頭怎麼辦呢?築地基用不完;砌魚塘也用不完。耕作的鋤頭向那兒動,那裡就有石頭……後來我靈機一觸,試以石頭把種植的地盤圍起來,看見果然井井有條,覺得很有興趣。後來砌的一天比一天高,也就一天比一天講究建築的藝術……』

『這附近的農莊,都效法五哥以石頭把自己的範圍建起來,但是沒有五哥的恆心與毅力,始終都是矮矮的石堆而已……』樸魯說。我沿著他手指方向,比較所謂「石堆」與「石牆」的分野,果然是在「恆心」與「毅力」之間。

『每次有高級的幹部來探訪本縣,地方政權都帶引他們來參觀我的農場。有人給我十五両黃金,要求我出售農場,用來作地方性的典範以供客人參觀,但我拒絕了……』

『上次人民議會的競選,政權要求五哥出來應選,卻為五哥所推辭……』樸魯繼續插口。

『我自知雖然說得流利的越語,但越文程度有限,恐怕不能勝任此一重責。』黃先生解釋:『況且,家庭環境未容許我抽空參加人民議會;但我會一本初衷,為地方公益與福利事業有一分熱發一分光……』

我們行到最高坡上,極目遠眺,依著山勢的蜿蜒盤曲,一堵堵綿延起伏的石牆,宛如「萬里長城」一般,雄渾壯麗,令人心底裡產生一股悠然的肅穆與欽佩!

『我正在開闢那邊的爛石坡,給我大女兒夫婦倆;這邊是我三兒子種的咖啡園;那邊是我小兒子打理的胡椒園……』對著一片廣闊無邊,綠油油的莊稼物,黃先生心平氣和地給我介紹。使我突然有個錯覺,眼前的人物幻化成「列子」寓言裡的愚公,他正在指使子孫們竭力開拓一座冥頑不靈的大山。有人勸他安享晚年,他說:『子孫是世世代代無窮無盡的,但是山卻不會增高,還愁什麼不能把它剷平呢?』……

遠遠傳來浮萍的呼聲,通知我們回去享受由集體貢獻的一頓「鮮魚大會串」……

(一九八六年作品)

後記:後來五哥將『石家莊』變賣,遷出定館市中心從事金飾買賣。由於信譽卓著,生意蒸蒸日上,更在定館市週邊增設幾家分店。出於『取之社會,用於社會』的理念,五哥對地方公益事業頗多貢獻;無論修廟、建校,賑災、濟貧……都身不後人。定館『越華民立學校』創辦之後,榮任第二屆董事長,對百年樹人工作甚有建樹。晚年身罹癌症,壽終正寢。

茲值五哥逝世週年忌辰,謹以此文悼念。

故人    2011.10.6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