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上天有好生之德

上天有好生之德     ◎吳懷楚◎


  
“上天有好生之德”,這一句話的典故究竟是出自何處?我已經無從記起了。

雖然,我曾拿過槍桿子,也曾發過了幾响散彈;也曾面對過鮮血淋漓的戰爭場面無數,縱使,我也理解得到,當敵我兩軍對陣時,你不殺敵人,敵人必殺你,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道理。可對於“殺戮”這個詞眼,多少我還是感覺得有點那個。人殺己固然不想,而己殺人更是不願。對人已如是,對弱小無助的動物,自然更是不在話下了,這是我個人的看法。

在我一生人當中,我的確是有做了兩件“救”和“放生”的事。

第一件,是在我少時尚在唸書時候。還記得,那是一個下雨天的黃昏,在我放學步行回家途中,經過一條寂靜,栽著滿是松樹的街道時,無意中聽見一陣微弱的鳥鳴聲,我心裡感覺得甚是好奇。於是,我就駐足停下,循著鳥聲一路尋去。結果,給我發見了一隻不知名的小鳥,全身羽毛都被雨水淋過濕透,正縮瑟站立在一棵松樹下不住在發抖。

當我發覺了牠的身影而向牠走近時,小傢伙用一種恐懼的眼神望著我,稍為艱鉅移動了兩下身子。看樣子,牠是很想飛跑,可是卻飛不起來。於是,我就俯下身來,用兩手把牠捧起,從書包我的習作簿裡,撕下了兩張紙,為牠把身上的雨水抹乾。跟著,又用我的手帕輕輕地將牠全身裹住讓牠取暖。我望著牠,牠也在望著我,好一會,大概牠感覺到有了溫暖,就不再淒鳴了。

緊跟著下來的是,面對這隻小鳥,該是如何處理?我心裡在發問自給己。若是說,再把牠放回原來的樹下,在這滂沱大雨天時,肯定牠必然又再被雨水淋濕,更何況,看樣子牠不能飛走,就算牠不餓死,也會給凍死。後來,我認真想了一下,就決定把牠先帶回家再說。

由於為著拯救這隻小鳥的事,,耽延了一些時間,所以較之平常放學到家的時間是要晚了一點。

甫一到家,看到臉色發黑的阿母站在大廳裡,看樣子,她是在等著我放學回來。

「現在幾點了,怎麼這個時候才回來?」阿母一臉不高興。說到這裡,看到我手裡的小鳥,又問:「你帶這隻小鳥回來幹甚麼?」

「牠是我剛才放學回家途中救起的。因為我設想,要是我不救牠的話,牠準會被凍死,又或是會餓死。就是為了牠,所以回來晚了。」我邊說邊用手輕輕地撫弄著牠的鳥頭。

小傢伙像是感覺到很受用的樣子,牠一面望著我,一面發出“吱吱喳喳”,只有牠自己才聽得懂的鳥語。

「唉!你這個孩子也真是的。我們家裡從來沒有養過鳥,怎麼知道牠是吃甚麼。萬一沒有東西給牠吃,牠還不是同樣要餓死。」阿母望著我和我手中的小鳥一會,又說:「還有,家裡又沒有鳥籠,你讓牠今天晚上睡在那裡?」

「糟了!剛才我為甚麼沒有想到這些問題呢!現在怎麼辦?」我的心一時生涼起來。

一想到了這些問題,我就高興不起來。後來,我靈機一動。對了!家裡有一個老鼠籠子,暫時就讓牠住在裡面好了,至於吃的方面嘛!牠應該是吃小蟲的,可我又要到那裡去找到小蟲給牠吃呵?結果,我又在廚房的紗廚裡找來一塊嫩豆腐,分成一小塊一小塊,連同一杯水放進籠子裡餵牠。

小傢伙在老鼠籠裡不住來回跳躍,對我為牠準備的東西,不時看了又看。後來,我看牠試著一口一口的對那些豆腐啄了又啄,牠終於試著吃了,而我也才放下了心。

就這樣,小傢伙就在我家住了三天。一個早上,我想替牠把水和食物換新的,豈料,剛打開籠子的門,牠“嗖”的一聲,就從籠子飛了出來,飛出大門口,飛出了大街,飛向了潔藍的天空。

我迅速追趕到大街巷口處呆站著,望著牠消失於藍天的身影而感覺有點依依不捨。

第二件,是發生於我尚在服役於軍伍中。記得某次,我和幾名同隊被指派到營地所屬某區域做些雜務,而工作某區卻有一個清草池塘。在工餘小憩那段時間,一位同隊突然興高彩烈地,走到大夥兒面前報告說:「嘻!你們看,我捕捉到了一隻肥大田雞,今天晚上有好東西吃啦!」

他說完,還把他手裡的田雞高高舉起,向我們展示一下。

我循著他高舉的手看去,果真看到他手裡的大田雞。我心在想:你這隻田雞也真倒霉透頂,怎麼會這樣不小心讓人家捕捉到,可憐今天晚上的你,就成了人家桌上的佳餚美食了。

跟著,我又在向那位同隊望去。只見他找來一根長鐵絲,從田雞的大腿處插穿了過去。然後,再把鐵絲彎回來,抝成了一個半圓的勾,將田雞牢牢扣住,而還有另一頭鐵絲則繞在靠近池塘的一棵矮樹,之後又再將田雞放回池塘水中。

那隻田雞在水中,不時想掙脫綁束住牠的那根鐵絲。無奈,一任牠是如何努力掙扎,都是徒勞無功。同時,我看出牠顯得很痛苦的樣子,登時我就動了惻隱之心,立心要設法放牠走。待至小憩時刻已過,又要開始繼續工作,看準了所有人都返回各自工作的崗位妥當,跟著就趁他們不在意,不動聲息,靜悄悄地走到池塘,把那隻田雞放走了。

待至眼看日落西山,工作也告完畢,大夥要集合歸隊,該位同隊走到池塘邊,想把那隻田雞帶回去時,才發覺他的那隻田雞不見了。只見他拿著那根鐵絲發了一會呆,跟著就忍不住大事咆哮起來問:「到底是誰把我的田雞放走了?」

結果,沒有人吭聲。自然,我也不會笨到要站出來承認是我幹的好事。到得最後,那位同隊發了一頓脾氣,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雖然,我本人也是有吃葷,但自少到大,從過去到現在,我都不願意看到人家當著我的面前殺生。因為,我緊牢守著一個理念堅持,那就是:“上天有好生之德”。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於一笑齋

   

 

回應
善哉!懷楚,好一副菩薩心腸。
留言 : 葆珍, 11-Jun-12, 22:51:46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