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秋夜瑣憶拾遺

秋夜瑣憶拾遺     ◎吳懷楚◎

日前拜讀了陳葆珍大姊對南宋愛國詞人辛棄疾的《青玉案.元夕》的評解,不期然勾起了我腦海中的一點瑣憶。我忽然想起了被自己珍藏視為至寶,但又幾乎把它忘懷的一幅字來。

這幅字,它的本身價值,假如我用“極品”這兩個字來形容它,一點也不花假,更絕不誇張為過。原因是,這幅字其上面所書的內文,正是這首《青玉案.元夕》。

本來,用這首詞來寫上一幅字,並不算得上有甚麼稀奇,但是它的而且確稱得上是奇。而它的奇,就是奇在寫這幅字相贈與我其主人的身份。這位主人家正就是大詞人辛棄疾的嫡系後人---------辛冠潔教授。

還記得,那年是一九九六年夏天的八月初,以七十五歲高齡的辛冠潔教授偕同其夫人張一萍女士,風塵樸樸,應邀前來丹佛此間訪問。辛冠潔教授在丹佛從八月九日至八月十五日,作為期一週的演講逗留。這期間,他除了和他的同窗故友魯掖教授歡聚外,還拜會了此間的「山東同鄉會」的鄉親、名流、專家以及文士騷客。而丹佛此間的鄉親為了歡迎辛冠潔教授和他的夫人張一萍,於是就在八月十一日,於丹佛下城(Down-town)的中國布婓(China Buffet)餐館,舉辦了一個場面既簡單,但又略帶有點隆重氣氛的歡迎會。

當日是筵開五席,,受邀的與會人士,除了「山東同鄉會」部分鄉親,還有一些名流和專家。其中更少不了《科州華報》社長兼《科州華文作家協會》會長陳月麗女士。而我當時,由於與魯掖教授相稔,更且又擔任當時的科州作協所主辦的《山城文藝》主編,因而我也沾光被列入受邀名單之中。無奈遺憾的是,歡迎盛會的那天卻碰巧是星期日,我因沒辦法與同事調換休假,基於工作不能離開,因而當天的我錯過了參與盛會機緣。

辛冠潔教授和其夫人張一萍在八月十六日離開丹佛。在他回國前夕,還為我揮毫,用草書寫下了這一首千古傳頌,膾炙人口的《青玉案.元夕》的字幅,託魯掖教授轉交與我相贈。

時間就如流水般無情匆匆而過,轉眼不覺彈指,又是十四個黃葉秋風,今時因陳葆珍大姊這篇文章,促使我想起了當年這件因緣巧合贈字幅美事,燈下執筆隨意寫下我的一點瑣憶拾遺。
   
二零一零年十月一日於一笑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