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我家的秘密和陽光

我家的秘密和陽光       ◎吳懷楚◎

我家一共養了兩隻貓咪。這兩隻貓咪都有牠們的名字,一隻叫秘密,另一隻叫陽光。

秘密是一九九八年春,在雪花走了大約半年左右,女兒的男友知道我們喜歡貓,因而就把牠送給我們。秘密擁有一雙藍寶石般,清明又圓亮特大的眼睛,和一身黑灰相間虎斑紋顏色的毛。

據女兒的男友告訴我說:秘密是來自北歐的混血貓種。雖說我喜歡貓,但對於貓的學問,我著實從來都沒有認真下過一番功夫去研究。所以,關於秘密是名種與否,對我而言,倒是無所謂,反正牠是貓一隻。

秘密---------牠的脾性十分高傲和孤僻,不大喜歡接觸人,喜愛獨來獨往,除非是牠主動前來找你尋吃,又或是當天氣冷時,牠才會乖乖的走過來親近你讓你抱。不然的話,你想要靠近牠簡直就是難於上青天。就算你僥倖把牠捉住,強行抱牠一下,但當你把牠放下來時候,牠就會一面走,一面回過頭來,用一種很不友善的目光望著你,同時粗聲粗氣的向你連連作出幾聲短促叫喊,那就是表示牠非常憤怒,在向你提出抗議罵說:「我都不喜歡讓你抱,而你為甚麼還是強要把我抱著。」

至於陽光,牠是兩年前的二零零八年冬天,我收養的一隻流浪貓。

還記得那是一個雪花飄絮的日子,適逢我休假在家,女兒從外面回來。當她進入屋內時,我見到她抱著一隻全身黃澄澄純金色毛的貓,樣子長的蠻可愛,牠躺在我女兒手上,一雙眼不住來回環顧屋內週遭環境,口裡則不時發出“貓嗚”“貓嗚”沉重叫喊聲。

「阿琴!妳從甚麼地方又抱這隻貓回來?小心等會人家把妳當作偷貓賊看待,那就麻煩了。」我對女兒說。

「爸!你放心好了。這是一隻很可憐的流浪貓,牠的主人剛搬家,忍心把牠丟棄了。」女兒一面說著,一面低下頭看著貓兒,用手輕輕撫摸著牠的頭。

「妳憑甚麼這樣肯定?」

「是樓下那位南茜阿姨說的,牠在外面流浪已經有好一個星期了。我有留意到,牠在雪堆裡找東西吃和喝冰水。像這麼冷的天氣,要是沒有人對牠加以援手的話,牠不冷凍死也會餓死的。所以我就決定抱牠回來養,爸你就可憐把牠收留下來吧。」

聽完女兒這一番說話,我走近貓兒用手摸了牠的頭一下,再望向窗外不停飛飄的雪花,登時動了惻隱之心,答應了女兒的要求。

由於貓兒擁有一身金黃燦耀的顏色,因而我女兒就為牠取了“陽光”這個名字。

陽光的脾性很溫柔隨和,不像秘密那般兇惡。起初,秘密不喜歡陽光,經常找牠麻煩,而還好的是,無論秘密對牠怎樣兇,牠都能夠容忍下來。而我想大概陽光這種忍讓精神,慢慢改變了秘密對牠的看法,致使相處日子久了,秘密和陽光都能夠彼此遷就而相安無事。

陽光和秘密的性格是兩極化。秘密喜歡靜,而相反,陽光最怕是寂寞。即如在進餐時,我們為牠開了一罐貓食,但牠從來不會獨自先吃,牠必定等待我和女兒用飯時才一起進食。

不過,陽光我最欣賞牠的是,牠非常善解人意。當我每晚在讀書和寫作的黃金時間裡,要是我過了半夜還未睡眠的話,牠就會跑到我的腳邊,然後用牠的前腿攀搭上我的大腿上,輕輕的叫喊一聲。牠的意思好像在勸告我說:「都這麼深夜了,為甚麼你還不睡覺。」

然後在早上,大約是七點半到八點之間,牠一定會前來,用牠的頭不住在我的腳底來回廝磨,然後輕輕低叫兩聲,意即告訴我說:「快起來,該是起床的時候了。」

寫到這裡,眼見陽光又向我的腳邊走來,我望向牆上掛鐘,正好是兩點十分。陽光牠又兩條前腿搭上我的腿上,輕輕的“貓”了一聲。我用手輕輕的摸了牠的頭一下說:「陽光乖,我知道了。」

有時候,我在想:動物尚且有情若此,況且是人!而往往,最無情的還是人,難道作為一個萬物之靈的人,還比不上一隻識性懂事的貓兒嗎!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七夕)於一笑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