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老鄭●移民婚姻外一章

老鄭       ◎吳懷楚◎

●移民婚姻外一章
                    
老鄭是來自越南薄寮的越華潮籍人氏,抵美定居已有二十五年。老鄭是我的忘年交,在達拉斯 ( Dallas )經營有一家頗具規模的雜貨店。他原來是一家三口,妻子剛於五年前辭世,遺下一兒名叫發章,其年發章年僅十二歲。

老鄭自妻子辭世後,一方面要打理生意,而一方面又要身兼母職照顧發章。轉眼十年彈指過去,發章已經廿二歲,作為父親的老鄭便為兒子娶了一位媳婦回來,滿以為從此便可以有多一個人手為其照拂生意,自己也好卸下部份重擔。豈料,娶媳婦後的發章,對妻子言依計從,結婚不到三年,夫婦便雙雙託辭到外州發展而撇下了老鄭一人。

這樣又是兩年過去,時老鄭已屆七十有二歲。有一天,正工作間,老鄭忽然暈倒,經送醫院診斷,醫生告知他有心臟病,囑咐小心在意,千萬不可受到刺激。

經過三天住院觀察,康復出院後不久的他,忽然興起了續弦的念頭,於是他翻開報章姻緣欄一看,各式各樣的人品,年歲、學歷、身份女子都有。一時的他看得眼花撩亂。最後才屬意於一位三十年華,住在中國東北的女子張潔英。他在信中自我介紹時,把自己的真實年齡隱瞞,僅虛報四十五歲左右。

經過半年魚雁往還,女方急於要辦移民,於是便來信正式相邀老鄭前往中國見面,以便相談婚娶之事。就此事,老鄭便向我諮詢,欲聽取我的一些意見。

我說:「老鄭!此事見仁見智,我實在很難給你提供一些任何意見。不過,所謂:有緣千里能相聚,也許這是上天給你和她的一種緣份安排也未可知。依我見,你就先且過江看看情況,如果不對,就大家拉倒,各不相欠。更何況,你們彼此又沒有互相許諾過甚麼。」

老鄭聞言頷首,同意我的說法。跟著便選好過江招親日子,訂下機票直飛中國東北。

前往接機的是張潔英母女兩人。彼此見面,女方才發覺老鄭的實際年齡與其在通訊時所言不附。但為了禮貌上,好歹還是客氣對老鄭招待一番。張潔英很坦率地對老鄭說:「鄭先生!坦白說,過去在信中,我們彼此都有隱瞞了一些事實真相。
其實,我母親才是需要對象,而我卻已有了男朋友。只是有一點是千真萬確的,那就是,我們母女都很希望移民到美國去尋找另一種新生活。雖然,你不適合於我,但我覺得你和我媽才是一對兒。你如果願意,我倒希望能夠撮合你們。我媽今年五十二歲,她和我父親離異已有二十年光景,在她的晚年裡,她也是需要一個伴。你意下如何?」

老鄭本來是抱著一種志在必得的心態,因為他聽人家說,大陸的姑娘每個人都想到美國來,為了新生活,為了要圓她們的出國夢,她們是不惜犧牲一切去換取。但當前這種突發的情況演變,是他發夢意想不到的。頭腦單純,思想天真的他,一時竟然不知如何去因應眼前這種情況致發不出一言。倒是張潔英頭腦精靈,她一看老鄭這般光景,為了不讓場面氣紛鬧僵,她迅即又說:「鄭先生!不如我替你出一個主意。你可以先行回去好好考慮一下,然後再作決定也未遲,我和媽會耐心等待你的佳音。」

初時,老鄭覺得非常尶尬,但繼之一想,張潔英的話也未嘗沒有道理;同時心裡也明白,張潔英是在為他搭上一張台梯,好使得他容易下得台來。

回到美國,老鄭猶豫不決,又再找我研商,我只好就我的想法告訴了他。我說:「老鄭!張潔英說的是真話,畢竟你和她的年齡太懸殊。如果你認為你只需要尋找一個人來作伴,那麼他的母親就是最好相配於你的了。況且張母今年才五十二歲,在你而言,她還是蠻年青的。而你,就算當作是做一件好事,幫幫她們母女好了。」

老鄭想了一想,覺得我的話甚有道理。於是,便擇日再度飛往東北。跟張母辦結婚。經過兩年手續奔走,終於把移民手續辦好。再過半年,張潔英母女便順利得到來美。

張母嫁給老鄭後,倒也能克盡婦道,持家井然有序,把老鄭照拂得無微不至。至於張潔英,則雖不是老鄭所出,但張潔英對他也相當孝順。

二零零八年的聖誕節,老鄭離家多時的兒子發章夫婦,則因一次超速駕駛造成車禍傷重不治。當噩耗傳來,竟引致老鄭心臟病突發,待至送院已是返魂無術。

雖然老鄭生前就他的產業未能及時立下遺囑,但由於兒媳已雙雙死去,他再也沒有至親的親人,於是張潔英母女自自然然成為老鄭遺產的合法繼承人。

張潔英母女倆在得到老鄭的產業後,在她們的苦詣打拼下,終於讓她們打出了更大更藍的一片天來。

茫茫人海,芸芸眾生。每個人都有著他們自己的不同際遇與結局,但像本故事中每個人物的結局,相信連他們自己作夢也意料不到的吧。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於一笑齋

回應
感慨万千,一切皆缘!
问好懷楚!远祝!
留言 : 廖蕙琳, 10-Jul-21, 10:48:31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