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人生在世本無常---悼念飲星樓主藍兮兄

人生在世本無常   吳懷楚



---悼念飲星樓主藍兮兄                   


十一月十八日,是丹佛入冬後下的第一場初雪,整天怪氣陰天冷涼,毫無半點陽光。

翌日,雪過天晴。中午時分,我頂著微寒涼天返抵舊居,檢閱有關我的交往友誼信息。孰料,當我打開電腦,竟然給其中一則電郵給嚇得心頭一震,震撼度使我正拿著咖啡的手不住在發抖。

原先我還希望是自己看錯,惟再三細讀,的是千真萬確。電郵內容清楚扼要,就只有那麼個寥寥二十餘字,是發於我返抵家門之前一天。

「懷楚,冬夢叫我通知你,藍兮在十一月十七日走了。享年六十九。葆珍。」

讀了這則電郵,我內心真的不知是如何滋味。我把咖啡杯子放下,呆待良久。好一會,待心緒稍為平復,然後才撥了個電話給葆珍大姊。通過電談,才瞭解了個中情況,我和葆珍大姊都為人生感覺無奈而唏噓太息。說到藍兮兄,由於工作問題,我也真的好久沒有和他連繫。以時間推算,總在大半年有多了。

記得上星期,我在整理“友人通訊郵址手冊”時,本就很想給他撥個電話,惟不知為何,後來始終還是沒有撥過去,而卻意料不到,當得到他的訊息時,卻是天人永隔。

藍兮兄與我,亦師亦友。雖然,我和他意味相投,惟也僅止於神交,從未謀面。在我的詩詞創作裡,除了葆珍大姊經常給我指導,他就是我的第二位老師,我不時向他求教請益,而他也不厭其煩而給我以指點。

正是由於彼此談得投契,所以我和他經常通過電話交談,而每次電談都長達個餘小時,交流話題層面甚是廣闊。從日常生活的現實,處世為人的道理,寫作的技巧,及往昔彼此個人的軍旅生涯等。

藍兮兄為人十分客觀,審事觀物,從不茍且固執,更不會堅持己見,尤其喜愛對有疑點的歷史進行探究。凡有疑點,都必要推敲,再三求證,絕不盲從附和他人見解,草率罔下定論。

即如某次我和他談論抗日戰時期,被國人唾罵漢奸賣國的汪精衛,與明末總兵吳三桂的衝冠一怒引清兵入關。就這兩個千古艱難疑題,都有他個人獨到的看法,我為他的語出驚人分析不得不服。

記得二零一一年的農曆新年,好不容易才抽得出五天閒暇,專程到洛杉磯探訪各位詩友。一天,原來已安排好,上午先到西來寺參訪,然後下午才到橙縣去拜會他。我還記得,那天是由吳鳳翔兄親自駕駛,同車陪同還有樸魯、王倫德兩位詩兄。豈料,車子行駛半途中,梁柳英詩姊一個電話,不得已臨時要改變計劃,致使那行程未能與他一晤,實在是一大憾事。歸來後,我還感嘆無奈,寫了一首詩

《訪橙縣藍兮兄未遇,黃昏過西來寺一遊歸來感賦》:

麗日和風訪橙城  新春喜氣樂盈盈
孤心執意來尋友  半日行程聚會兄
怎奈諸因情有變  何堪爽約事無成
西來寺看殘陽落  暮聽鐘聲耳貫鳴

其後,藍兮兄還和了我一首《敬和丹佛一笑齋主懷楚兄遊西來寺歸來賦贈》:

那年鄉壽識丹城  一笑齋名著作盈
有契緣熞天未許  再臨約在我趨迎
不辭萬里關山阻  漫賦七言肺腑傾
同是歸來君側首  鐘聲貫耳說分明


藍兮兄為人十分慷慨,記得一次談到汪精衛的詩詞創作。我對他說:「據我所知,汪精衛有部《雙照樓詩詞集》,可惜我遍找莫尋。」他告訴我,在網上應該可以找到,教我向台灣某某出版社查找。我聞知後,即時試找尋。惟可惜的是,毫無所獲。於是,我就將情形告訴他,不想兩星期後,就收到他寄來的一個郵包,拆開一看,竟是我要尋找的書。在電話中,我才得知,這部《雙照樓詩詞集》,是他買了收藏很久,一直都沒有讀,同時還說:「知兄是愛書讀書之人,故特轉贈。」還有一次,他影印一份趙大鈍先生的詩作《聽雨樓詩草》,特意親手為我裝釘成一冊寄贈予我。藍兮兄凡此點滴對我厚愛情事,真的不堪回首再認。

所謂:「人生難得一知己。」知我者,除了葆珍大姊,捨你藍兮兄,更有誰人。

嗨!推窗仰望今夕,繁星昏暗,寒月無光。藍兮兄!天國此際,想必亦同樣冬寒時節,請自加衣,多多珍重。

註:正當執筆為文,不意竟接獲安(藍兮兄)嫂來電話通知,說是藍兮兄自知病危不起,在他神智尚清醒時,還特意囑咐她,在他走後,一定要緊記著,代他向葆珍大姊和我告別,電談中聞言的我悲從中來,不禁淌下幾點清淚。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廿五日於一笑齋

回應
文情并茂。篇末那注,令人唏嘘不已。
留言 : 葆珍, 16-Nov-28, 17:27:04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