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悼念台灣小說作家郭良蕙女士

悼念台灣小說作家郭良蕙女士
                                    
吳懷楚



圖片:作者提供
 

剛在網絡上讀到,一位文友寫給台灣知名小說作家郭良蕙女士的一首悼念詩作,方始得知她----------郭良蕙女士,已在本2013年6月19日因腦溢血辭世於台灣台北市,壽八十有七歲。

雖謂:郭女士的辭世距今已逾半年之久,同時更由於曉得,人的一生,總走不脫“生、老、病、死”的這四個自然循序,因而今次對於她的噩訊,我是一點也不覺得愕然。惟是,作為一個她的讀者的我內心深處,對她產生的一份憂然戚感,那也是人之常情。

根據她的個人資料得悉,她的原籍是山東,1926年(民國十五年)出生在中國大陸,復旦大學外文系畢業,曾經歷過抗日戰爭時期。1949年(民國三十八年)因政局變動而隨家人移居台灣。說到文采,十六歲的她就開始寫詩,廿六歲開始從事小說創作。她的第一篇小說《銀夢》是於1954年(民國四十三年)完成。若是以廿六年她的創作時間來計算,則平均每兩年就有五部作品面世,她的這個筆耕戰績是非常驚人的。

郭良蕙女士一生創作無數。據統計她的作品,從1954年至1980年(民國六十九年),共有七十部之多,是位多產作家。他有好些著作,如:《感情的債》、《儂本多情》、《此情可問天》等都曾經被搬上銀幕。

我曾經讀過她的兩部小說,一部是《青草青青》,另一部就是,一直以來備受爭議不斷的《心鎖》,而《心鎖》正是郭良蕙女士的成名作。

記得讀這部《心鎖》時,我剛上夜校初中一年級,是一位同班的同學向我介紹。待我讀完她這部小說後,我才發覺,這是一部大有問題的小說。因為書中的故事內容發生,與對男女主角之間的“性愛”有著赤裸裸的描述,這也就難怪,她這部小說在出版後第二年的1963年(民國五十二年)就被當時的台灣政府列為禁書而遭到全面封禁。理由是,小說中的故事內容帶有“情色”成份,對中國固有的傳統道德,社會觀念方面,會造成不良影響,而當時官方的這個封禁行動,對郭良蕙女士來說,不可謂之不大。

與此同時,台灣的《中國文學協會》、《中青年寫作會》、和《中國婦女寫作會》在召開理事會後,便同時開除了她的會籍。

正所謂:“失之東隅,收之桑榆”。郭良蕙女士當時的精神,在面對政府的嚴重打擊而至幾乎宣告崩潰,惟相對而言,她的《心鎖》,在台灣海、內外卻獲得廣大讀者的熱烈支持。

《心鎖》這部小說,究竟其在內容方面向我們透述了一些甚麼?其實《心鎖》,郭良蕙女士只不過通過書中男、女主角夏丹琪、范林、夢石,道及兩性之間的愛,情慾與婚外情的追求,詮釋人性的善與惡兩者的矛盾衝突。

無可否認,郭良蕙女士的《心鎖》書中,有著不少的情節和對白,是觸及諱莫如深的性愛話題,而這些“性愛”的言行舉止,又是被描繪得如斯細緻淋漓。諸如:

“她將臉埋在他的起伏不停的胸前,含羞而激動地接受著他的撫愛。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到我對妳的愛,就不會心慌了!」他的手趁機繼續作侵犯,手指颤抖著,話聲也颤抖著:「看妳,真敏感!妳需要了!」
 
又如以下一段:
 
“當她失去睡袍的護衛時,也撇開了所有的記憶,. . . . . . . . . . . . 她只知道自己正半昏迷地接受著一個令她心醉的男人的瘋狂撫愛,然後有一種神奇的力量將她向上推動,向上,向上,越推越高;越到高處, . . . . . . . . . . . . .她緊張而絕望地掙扎著,直到她的軀體驟然爆炸,炸成碎片,紛紛下降,下降,她不由自主地呻吟起來,她感到世界已毀,生命已盡。. . . . . . . . . . . . .「妳完了!這麼快就完了?」
 
像如斯的筆調,如斯的情節描繪,在《心鎖》一書內幾乎是每個章節都可以讀到。

郭良蕙女士的這部《心鎖》是屬於“情色”嗎?若以“情色”,若以“性愛”刻劃而論,我認為,它還遠遠比不上英國勞倫斯(Lawrence.D.H)的《查泰萊夫人的情人》(Lady Chatterley’s  Lover)、宋玉的《塘西金粉》,和南也群的《石龍王朝》。

這部《心鎖》,我前後一共讀了兩次,兩次的讀後感覺都不一樣。第一次讀它是五十年前的事,那時是因為出於好奇,人讀我亦讀,根本讀不出一個甚麼韻味結論,領悟不出一個如何道理。第二次讀它,那是新近的事,這次我是很用心,很專一的去重溫它。就是如斯的用心去重溫,如斯專一的去思考,然後我才發覺到《心鎖》,無論它的故事、情節、佈局、人物的談吐舉止,都很有西洋文學的哲理。(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感覺)

關於《心鎖》,當初的我也和其他的人一樣,對它抱著一個疑問。郭良蕙女士在身處那個年代,以一個傳統中國思想保守的女性來說,為甚麼她能夠擁有如此膽量,敢去寫出這樣一部不怕受人非議的作品。後來經我一個領悟,我才猛然省道,郭良蕙女士是在復旦大學外文系畢業的,凡是選修外語系的人,其對西方的思想、文化、藝術,尤其是在對於“性”的方面認知與看法,都是不獲得所謂:「衛道之士」的理解與接受的。

不過,是也好!非也好!畢竟,郭良蕙女士已經走了,她的《心鎖》依然緊緊地自我扣鎖著,她,一個半世紀來,人們還在為她而爭論不休,我也很想能夠開啟她這道內心的鎖,只可惜的是,至今的我還尋找不著一把合適於她的開啟鑰匙。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於一笑齋







回應
郭良蕙寫青少年問題的小說是《青草青青》吧,不是「芳草」。
當年《心鎖》被禁,主要是內容涉及亂倫。當時打壓郭良蕙的主力是謝冰瑩和蘇雪林,我戲稱「冰雪二老」。
1998年聯合文學有「心鎖事件35周年」的專題,刊出葉美瑤對郭良蕙的訪問。
留言 : 潘宙, 13-Dec-22, 07:16:43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