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你飛奔遠方的明天---悼念陳大哲文長

你飛奔遠方的明天   ◎吳懷楚◎



圖片:作者提供

---悼念陳大哲文長                  
 

日前得讀一份台灣的《自由僑聲》半月刊,得悉昔日享譽越南西堤華文報界名人陳大哲文長,因三度中風,以七十九歲高齡而於本二零一三年元月廿三日病逝於美國舊金山。聞訊的我,心頭或多或少也泛起些微感觸與戚然。

陳大哲文長,乃福建廈門人士,根據他的自傳介紹讀來,他的出身實非泛泛之輩。他的祖父是名儒醫,祖母則是出自名門官宦世家。至於他的父親陳維新,原是民國大陸時期的廈門《華僑日報》總編輯,後來才又轉行搞電影事業。在中國對日抗戰“七七事變”之後,其雙親基於中央指示的抗戰工作需要而前往越南堤岸,同時為了提高和鼓吹國人對日抗戰意識,因之經常在當地的愛國報章發表抗日文字。也許正是因為自少的他,秉承了其雙親的這種基因遺傳與家庭教化薰陶,因此自少的他就成為愛報紙文字的人。

對日抗戰勝利後,中學畢業的他,也由於他父親的關係,年紀輕輕便與報界結下了不解緣,而踏上了報社筆耕生涯。

從一九五四年至一九七五年四月杪間,陳大哲文長曾擔任過西堤多家華文報社記者、特派員、各版編輯、總主筆、和社長等職。在一九七五年,在越南政體更迭的前、後兩時期,由於新聞自由受到嚴峻限囿,因而在前後兩個政體都分別被扣上紅、白帽子,致被囚禁於牢獄中一段短暫時日,尤其是後期,還要通過外交及國際紅十字會的協助,才得以重獲自由遷居至台灣,爾後才又移民來美,定居於美國舊金山。

由於陳大哲文長一生熱愛文字活動,因而來美後的他並沒有閑著,他在舊金山的一份《中南報》擔任總編輯。同時,還在該報特別為愛好文字創作來自越南的越華文士,開闢了一個名為《湄江潮》的文藝創作園地,而我就是在當時被邀稿的機緣下而認識了他。

陳大哲文長的才華是多方面的。舉凡政論、傳記、散文、雜文瑣談、小說、現代詩等,都在他的筆尖底下流瀉,且產量驚人。

他的著作成果頗豐,在越南期間的一九七五年四月春前就有:詩集《無聲的歌》、《小草集》;小說集《表哥奇遇記》、《愛情走在十字路口》;散文集《抒情寄簡》;影評集《萍心影話》(共三輯)。

一九八一年重獲自由移居至台灣後的創作出版則有:長篇小說《湄江淚》、小說詩歌散文集《金山腳下》、《西貢煙雨中》;專著《越棉寮華僑與中華文化》、《越南華僑概況》等。此外,來美後的他還寫了一部電影劇本《那年那夜那一月》;政論集《甚麼是真愛國的民族主義》;小說詩歌散文集《移民的婚姻故事》;專著《華僑華人華裔華族》及小說詩歌散文選《乘著歌聲的翅膀》等。而這部《乘著歌聲的翅膀》,是於二零零七年二月出版,是他送給他的夫人鮑秀顏情人節的禮物。

陳大哲文長的一支筆在文化界與文壇上,其成就是絕對獲得肯定的。從一九五一年至二零零五年的他,共贏得了兩岸三地,海內外,包括:政論、小說、詩歌及散文等二十餘個創作獎項。

我與陳大哲文長只是神交,並未謀面。記得在千禧年夏天,我有到舊金山探親和拜會當地一些文友,是在文友林建中兄的陪同下,親臨《中南報》拜會他,惜是緣慳一面。

據當日林善社長向我透露得悉,陳大哲文長因抱恙休息在家(那次是他的第一次中風),而我和林建中兄又不知他的居處,於是只好把隨身攜帶的一部拙著《夢回堤城》托林善社長代為轉交相贈予他,現在回首追憶,那也是十三年前的舊事了。

二零零七年的感恩節前後,詩友潮聲兄從舊金山前來丹佛探望他的侄輩,同時順道走訪我。陳大哲文長還特意托潮聲兄,捎來他是年出版的最新大著《乘著歌聲的翅膀》相贈。

歷年來,拜讀他的多元文字創作當中,我最鍾愛的還是他的政論文章和現代詩。他的詩作很有幽默和風趣感,有寫實時事社會諷刺,更有抒情述懷的,現茲錄其詩作若干首如下。其幽默者有如:
 
我愛女主播
 
一聲「哈囉你好」
一瞬美目巧笑
就像萬有引力
電得我魄散魂飄
你可曾看到我臉紅
你能否看到我心跳
 
讀他這首詩,使我不禁拍案而起叫絕。妙呵,陳老!
 


(一)

你追逐雨
我追逐你
而雨又追逐著我
我們豪賭一場愛之啞謎
 
(二)
 
你說
我們互相是對方的傘
讓我補充
雨  才是我們共同的傘
 
這兩首《雨》的文字,讓人讀出了詩人陳大哲文長的意境浪漫。此外,還有一首抒情無奈的《七夕情》。
 
我知道  每年這一晚
你我都會遙對星天訴願
 
我知道  近年這一晚
你我不遠  洛杉磯舊金山
        
沒有銀河  也沒有鵲橋
更沒有金風  傳書遞簡
 
雙星呵  別喟嘆一年只有七夕
人間呵  有多少七夕天各一方

其實,陳大哲文長,在他的詩作裡,也不盡然僅止限於幽默,浪漫俏皮與風趣,對於家國與鄉情,他也是有著一份濃烈眷懷的。

這裡有我的家  不是我的國
那裡是我的國  沒有我的家
每年我都要向台灣請安
從那裡來  回那裡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___《台灣!我的親人》
 

我又回到湄公河畔
打撈那沖失的跫音
和小鬼在雨中裸跑
電光石火都倏然迷蹤
曾將廿四年串燒之夢
寄情於搖曳翼膀的神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年空悵望
夜夜夢魂中
越南____我的最愛和最痛
難道只是遙遠的,永遠的夢
 
___《越南____遙遠的夢》
 
國慶
慶雙至
兩旗
旗對峙
十月
月未圓
剩下了僑心
心闌珊
 
___《闌珊》
 
請感受一下詩人對家國與鄉梓的一份無奈情懷吧!“越南____我的最愛和最痛”,我相信,凡是在越南生活過的人都應該感覺得到,詩人詩中所說的“最愛與最痛”是甚麼而彼此心照不宣了。

“剩下了僑心,心闌珊”。夠淒涼,夠無奈吧!詩人為海外千千萬萬會寫、會讀方塊漢字而被兩岸拒絕承認是中國人,因而只有寄寓在他鄉作客,他替我們這些寄居海外的遊子,訴說出了我們共同的一句心裡話。

此外還有一首,是對越南鄉情的眷懷。且看:
 
當年十五二十時
我們在求知樓發育成長
知用愛我  我愛知用
歌聲中學會了情比金堅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縱使堤城知用戛然消音
卻仍於酣夢中繚繞鏗鏘
心繫知用  情繫越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熊抱著理念  像黃花崗浩氣長存
我們牛飲著友誼  像湄公河源遠流長
 
___《我愛知用》
 
“像黃花崗浩氣長存”,“像湄公河源遠流長”。陳大哲文長走了,他帶著滿懷無限的家情、國情與鄉懷,走在客鄉的隆冬時節。也許他是趕著在春天到來,與她應約個相見,然後再為她____這個春天,再譜就另一首詩的浪漫。

想著詩人,你飛奔遠方的明天。今夜,窗外雪花在飄飛,我的心緒思維也在飄飛,飄飛向著你那遠方的詩作明天,我依稀還辨認得出,在那遠方的明天,有著你的浪漫交響音符,還有你的筆墨,風騷理念。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一日於一笑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