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一碗稀飯

一碗稀飯    ◎心受◎



老王病了,他就想吃一碗清清淡淡的稀飯,而且是他老婆煮的。

彷彿是世紀前的事了,那時他一下班回家,廚房便飄來一陣陣飯菜熱騰騰的香味,那是一種溫馨的,家的香味,能餵飽的,不止是五臟廟,還有心靈。他真懷念!

一向把家當作是主要精神寄托的老婆,自從出去工作後,整個人都變了,精神寄托也轉移了,家,只是她回家睡覺的一個地方,三餐,她都不理了,工作,才是她的專注力所在。

孩子一天天地長大了,他們兩夫婦也一天天地老了,三十年,四十年,過去了,家中的大小事情都是依賴一個老佣人在打理的,而這個老佣人也一天天地老了,做事也沒有過去利索了,晚餐,常常是要弄到九點才有得吃,而這也難怪,因家中的人口也一天天地在增加中,這意味著老佣人的工作量,也一天天地在增加中,可憐!

女主人,既老王的老婆,其實早已退休在家,但是,她卻比過去忙碌了,今天某個級友會要開會,明天那些姐妹伴要聚餐,要K歌,生活是越來越精彩了,誰還有空閒去管理家裡的柴米油鹽?桌上的三餐?

這天,老王下班回家,順道經過一家中國小餐廳,家庭式的那種,買了一碗稀飯回家。

這天,老婆與朋友聚餐回來,看到老王吃著從外面買回來的稀飯,心理感覺不是味兒,臭著一張臉回房睡去。

老王吃罢,滿意地回房,這餐,可比他過去的泡麵,罐頭強得多,也健康得多了,因為每次等佣人準備好晚餐,他已經睏了,所以,很多時候,晚餐,他都是以泡麵,罐頭告終的。

隔天早上,老王計劃著今晚下班他依然要打包稀飯回家,他老婆卻發話了:「你想吃稀飯的話,打個電話回家嘛!弄得像沒有家似的,人家會以為我都不照顧你呢!」

於是,老王聽話地在下班前便打了個電話回家,電話是老佣人接的,掛上電話後,一絲愧疚在老王心裡划过,他實在不願意加重老佣人的工作量,唉!

回到家,稀飯已快煮好了,那種久違的味道,家的味道,真好!可惜,那不是出自他老婆的手。

人是習慣的動物,往往嘗過了甜頭之後,還是會想要再嘗的,況且,老王身體真的很不舒服,什麼也吃不下,於是,他又撥了個電話回家,電話是老婆接的。

老王滿心歡喜地回到家,以為,也許今晚可以吃到老婆親手煮的稀飯了吧!?

回到家,沒有稀飯,老婆出去了,問佣人,說沒人交代。

老王氣極了,回房,坐在搖椅上,搖著搖著,睡著了。夢中,一碗香噴噴,熱騰騰的稀飯飄然而至...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四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