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遊樂場記

遊樂場記      ◎心受◎



(一)

那是個臨時搭建的遊樂場,每年也只有那麼幾次,在特別的日子裡才會搭建的遊樂場...

那天,我計劃著帶兒子去好好玩一玩,也讓自己與老公好好地玩一玩,別以為年紀大了就不能玩,別以為成家了,有了小孩了,就不好意思玩。套一句朋友說過的話就是:「去重溫一下童年的時光唄。」

要去玩,就得先填飽肚子,因為印象中,那地方是沒什麼好吃的,都是些零食,而且都是些不好吃的零食。於是,把自己與兒子餵飽了之後,便整裝出發了,當時是晚上七點,準備只玩兩個小時,九點回來。

城市小,就是有這麼個好處,不到五分鐘的時間,遊樂場就已出現在眼前,把車子停好後,還得再走幾步路,因為怕治安不好控制,所以遠遠地就把遊樂場的範圍圍了起來,再分配警衛看守著。那就當是晚飯後的散步時間吧!走著走著,聊著聊著, 一下子,遊樂場的入口就到了。兒子突然說:「我怎麼聞到了榴槤的味道?」哈!不止是兒子,我與老公也聞到了,還沒來得及回答兒子的問題,已看到兒子朝著榴槤的攤子走了過去,我與老公也隨後跟了過去,好壯觀的一個榴槤攤,攤子前,一張張的小桌子小椅子,一群群來遊樂場玩的遊客,都在吃著榴槤,彷彿來了這裡,就該先吃這個才能進去,所以,我們又怎能例外呢?

「老闆,幫我選一顆吧!我們三個人。」於是,我看到老闆隨手拿起一顆小小的榴槤放到稱上稱了稱:「一公斤。」老闆說。我心想,這夠我們吃嗎?就先這樣吧!先吃,不夠再買,這麼一大排的榴槤攤子,難道還怕吃不著榴槤嗎?接過榴槤,付了六十元,轉身,已看到兒子與老公已佔好了位子,等著要吃了。我沒跟老闆討價還價,其實今年榴槤盛產,在我們店旁只賣二、三十元一公斤,他把攤子搬到遊樂場外,就漲價一倍了,而客還比那地方多呢!反正吃東西,有時吃的是一種氣氛,是一種心情,開開心心地吃就好了,計較那麼多,幹嘛呢?

我把榴槤放到桌上,老公問:「怎麼吃?」我說:「用手抓來吃吧!」老公又問:「待會怎麼洗手?」他望了望旁邊吃著榴槤的人,基本上,旁邊的人也都是吃著榴槤的,他說:「向老闆要幾個塑料袋吧!學他們那樣吃。」於是,我向老闆要了三個塑膠袋,一人一手套著塑膠袋抓著榴槤吃。吃著吃著卻下起了雨來,雨小小的,不是很大,但卻怕會越下越大。老公吃得快,他說他已經吃夠了,我建議他去車上拿把傘,他交代我們在原地等他回來,別亂跑,就走了。

我吃了三顆榴槤果肉,看著兒子也把他的第三顆吃了,我問他:「還要吃嗎?」他說:「不了,夠了。」原來,這小小的一公斤榴槤,還真的夠我們一家三口吃,這老闆,真是好眼光!

吃過了榴槤,等待著老公拿雨傘回來,兒子又說他想吃棉花糖,我四處張望了一下,卻不見有棉花糖的蹤影。「我明明看見有小孩子拿著棉花糖在吃的。」兒子說。因為怕老公回來會找不到我們,於是,我跟兒子說:「等爸爸回來,我們再去找。」兒子突然指著前面說:「在那兒!」我朝著兒子手指的方向看去,真的有棉花攤。原來,小小的棉花攤,被來來往往的行人擋住了,也被眾多的榴槤攤逼到了角落,才會讓我一下子找不著。

買了棉花糖,老公也剛好回來,我買了三張入門票,就進場去了。門票一人是二十,大人小孩一個價,但他們總寫著:「大人二十,小孩二十。」真是浪費墨水。

(二)

一進場,兒子第一個奔向的就是OCTOPUS(章魚或八爪魚),這是他最喜歡的海洋動物,也是他最喜歡的遊戲,根據去年的經驗,那個OCTOPUS是個很恐怖又很危險的遊戲,原因在於它只保護旁邊的兩個人,而中間是空的,根本沒有任何東西能橫跨或檔住兒子細小的身體,所以,每次坐OCTOPUS,我都要參加,用我的手緊緊地抱住兒子的腰,我以為這次他不會要坐這個了,因為去年他從OCTOPUS下來,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媽媽,太恐怖了,我雙腳都軟了。」誰知,今年的第一個選擇,還是OCTOPUS。不過今年的設備去年好多了,項目比去年多,安全設施也做得比去年好,今年的OCTOPUS也不是去年的那個OCTOPUS,中間的人也能保護到了,而且兒子大了一歲,膽子也長大了。

坐進OCTOPUS,一下子就轉到了半空中,在半空中,又自轉了一下,因為人還沒坐整,還沒開始轉,被吊在空,慢慢地搖著,感覺還不錯,還能一邊與兒子聊著天,計劃著下一個要坐什麼?沒想到才一下下,機器就加速了起來,四處的叫喊聲也多了起來,速度越來越快,叫聲越來越多,我們三個也加入了叫聲當中,使勁地喚,使勁地大叫大笑,彷彿一下子也把那恐懼的心情從身體土裡喚了出來,突然間沒那麼害怕了,我還不時地閉上眼睛,享受那風從臉上從頭上從身上吹過的快感,顧不了頭髮是不是亂了,顧不了是不是危險了,只知道,既來之,則安之。但是,我的手始終是緊緊地抱住兒子的。

兒子被轉得開開心,我卻被轉得頭暈暈,從OCTOPUS下來,我是分不清東南西北的,兒子卻開心地在一旁直跳舞,然後向下一個目標奔去...

摩天輛在空中轉啊轉,綁在它身上的彩帶飄啊飄,像是在向兒子招手,也像是在向我們招手,於是它自然而然地成了我們的下一人個目標,坐了摩天輪與OCTOPUS之後,兒子說了句不太雅的話就是:「摩天輪讓他的心要跳出來,OCTOPUS讓他的小鳥升了起來。」而我只覺得摩天輪讓我胃裡的東西,不斷地翻騰,沒有吐出來算是萬幸了,還真的有點後悔吃得太飽才去玩呢!

(三)

除了摩天輪與OCTOPUS最值得回味外,遊樂場裡其他的項目都是小CASE了,也不值得一提了,鬼屋?我們連看都不想去看,我們看著那些坐著車子被拉進鬼屋的,一丁點聲音都沒出,就知道鬼屋裡一點都不嚇人,所以我們決定不浪費那冤枉錢了,拿錢出去總得換回一些叫喊聲、一些笑聲、一些剌激聲吧!?

那些賭賭博博的小遊戲,老公是沒什麼興趣的,而我倒是滿喜歡玩的,兒子是在要求我讓他多玩幾次摩天輪與OCTOPUS時陪我玩了一下下射擊與飛鏢,我就喜歡這種輸贏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遊戲。

摩天輪坐了兩次,OCTOPUS坐了三次,小火車只坐了一次,本來老公是不想坐的,他說他在旁邊幫我們拍照好了,實際上他是想說:「這種幼稚的遊戲,誰要玩?」但要是他這樣說的話,兒子是會生氣的,兒子認為所有的東西都是有趣的,不可以說無聊、不可以說幼稚、不可以說不好玩。結果老公還是跟我們一起坐上了幼稚的小火車。因為兒子說:「,爸爸,你要是不上來的話,算什麼HAPPY FAMILY?」

因為小火車只不過是在固定的圈圈軌道上轉圈圈,所以,我不時地跑出來拍照,兒子總是緊張地說:「媽,快坐上來,車子要開了。」當車子開動時,我們還能聊天、邊說笑呢!兒子問我:「媽,你為什麼怕坐OCTOPUS?」我還沒來得及回答,老公便替我說了:「因為你媽媽的膽子在生你的時候給你了。」兒子開心地說:「媽媽的膽子是小鳥的膽,而我的是很大很大的膽。」每隔幾分鐘,我就問兒子:「什麼時候把膽子還給我?」剛開始,他不理我,再問,他生氣了,最後他說:「你都給人家了,怎麼可以要回去!?」哈哈!這小子!

第三次坐OCTOPUS時,我已經不想上去了,我這把身子骨已經受不了那種被吊在半空中半死不活的折騰了,兒子拉著他爸爸的手,硬要去坐第三次,我要他答應我坐完這個就回去後去幫他們兩父子買了票,看他們排著隊,又看了看那載著別人在轉動的OCTOPUS,我又去買了一張票,因為不把兒子抱在自己的懷中,我實在放心不下,深怕那小小的鐵板門與欄杆保護不了兒子,也深怕兒子那小小的身子會從空中飛出。與其站在旁邊看得心驚肉跳,還不如捨命陪君子,吐死也好過嚇死。

這次玩得夠盡興的,兒子隔天還一直吵著要再去。

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