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夜言夜語

夜言夜語         ◎心受◎



夜,又降臨了,降臨得如此地寧靜。

我習慣於在這種時刻與自己的心靈對話,說一些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話,也只有自己才聽得懂的話,其實,這世上懂我們的人並不多,其實,我們也不需要太多的人來懂我們或了解我們。因為,我們有時根本連自己都不了解自己,不懂自己。

夜,又降臨了,降臨得如此地快速。

每當夜深人靜,我獨自一人在熬夜的時候,你的聲音便會在耳邊響起:「寶貝,早點睡吧!你的健康,我牽掛著。」

有這麼個人關心著,我敢不早點睡嗎?

自己的健康,已不再是個人的事了,我們能不好好地關心一下嗎?人活著,追求的,不就是那種存在感嗎?覺得自己活得有意義,覺得自己活得有價值,覺得自己活得很開心,這還有什麼理由不讓自己多活一些時日?

活得久一點,活得健康點,不為自己,也為別人。

夜,又降臨了,降臨得如此美好!

忙完了一整天,是該休息的時候了,這時的夜,是如此的善解人意。它,不吵不鬧,不冷不熱,但它卻能讓你感受到它的存在,如此地詳和,如此地體貼,像個多年的老友一樣,默默地陪伴著你,聽你訴說著好的,不好的,也聽你講著開心的,不開心的。它不會插嘴也插不了嘴,它不會嘲笑你,也不會左右你,它只會靜靜地聽著,也只能靜靜地聽著,等著你打瞌睡,然後帶著它入夢。

其實,有時,我們需要的不正是這樣的朋友嗎?

夜,又降臨了,降臨在花天酒地裡。

夜,如此的吵鬧,如此地墮落。在這樣的夜裡,是聽不到心聲的,聽不到真心的,只有噪音,只有宣洩,不能說它不好,只是它治不了根本。說它逃避也好,說它是在借酒澆愁會更適合。

拿著酒杯,笑是笑了;唱著歌曲,唱是唱了;說著話語,說是說了……。卻摻雜著眼淚,也摻雜著苦水。

夜,又降臨了,降臨在不同的角落。

夜,只有一種,卻變化出了無數種。它就像是一杯沒有添加任何東西的白開水。想喝甜的,你就加點糖;想喝鹹的,你就加點鹽;想喝酒,你卻得把水倒掉,再放酒。可見,喝酒不是夜的本意。當然,你可以加幾塊冰塊,但,那已是變種的夜。要不?來杯果汁吧!還是來杯牛奶?它一樣可以加在水裡。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四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