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我為醫學做貢獻

我為醫學做貢獻       ◎心受◎

護士拿著一支自己都沒有見過的針頭,問另一個護士說:「這是新產品嗎?」「應該是吧!」另一個護士回答,邊拿起桌上裝針頭的盒子看了看說:「這是樣品,非賣品。」

「天呀!」躺在病床上的我在想:「我是你們的試驗品嗎?」好吧!為了醫學的進步,為了下一個病人不用那麼受苦,我就拿我的身體為醫學做點小小的貢獻吧!想起五年前生兒子時,不也是這樣嗎?實習護士扎針沒成功,把我的手都扎腫了,扎了好幾次才成功,唉!貢獻總算做得有點價值。

還好這次比上次成功,扎了一次就ok了,沒扎腫手,也沒有在生小孩生一半時還得勞動醫生親自再扎一次。對了,我說的是吊點滴,那進醫院的第一針,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護士在當護士前,都得先學會扎這一針?

-----
(第一次與醫生見面)

「你還在咳嗽嗎?」醫生踏進病房的第一句話。

「醫生,我沒有咳嗽呀!」我莫名其妙地回答醫生,到底是那個報告說我是因為咳嗽住院的?

醫生像個聾子似的,吧拉吧拉地說著他想說的話,看似好關心人,看似好專業,但是──天呀!他連我是怎麼住進來的都不知情!我還能安全地踏出這家醫院嗎?好吧!為了醫學,我再做一次貢獻吧!

還好我得的不是什麼大病,只是上吐下瀉,一吃就吐,吃進去還沒消化就又被排出,自知不入醫院吊點滴是不行的,沒想到,我還有這麼多機會為醫學做一點點貢獻。

還好醫生派的藥,剛好是我認識的,知道是吃吐與瀉的藥,不然,就是為了醫學,我也不要吃。

其實我更希望醫生給我補充點鉀與鈉,讓我身體的水份能自然恢復平衡,那就不會吐也不會瀉了?可是醫生卻是一再交代我──不能吃水果!為什麼?難道他不知道香蕉含鉀最多嗎?

我發誓,我再也不找他。一個不懂營養學的醫生,他可能會要了你的命。

-----
(第二次與醫生見面)

「你還在咳嗽嗎?」又是這一句話?這一次,我不回答他,我懷疑他是不是見到每個病人都以這句話來“問候”?

「我懷疑你是單格熱,所以早上又幫你驗了一次血。」天呀!我沒發燒呀!我紅血球數量也在正常的範圍之內呀!我相信該住院的人是醫生,而不是我,因為他腦子燒壞了,該為醫學做點貢獻的人是他,也不是我,因為他的行為也值得研究,真懷疑他是怎麼拿到醫生執照的?

他給我看驗血的報告,兩次都很正常呀!他是以為我不懂英文嗎?還是欺騙我不是讀醫學的,唉!算了。反正我再也不找他,就全世界的醫生都轉了行,我也不會再找他了,絕不!

我說:「醫生,我可以回家了嗎?」

他說:「可以。」臨走時,他又多交代了一句:「記住,不要吃水果。」

在回家的路上,我買了一大把香蕉,邊吃著回家。

-----

類似這樣的無謂的貢獻,我要做多少次,犧牲多少回,才能提高醫學的進步?才能提高醫務人員的水準與品質?我想,大概一千次,一萬次,也都是無謂的,也都是於事無補的,唉!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