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忘了還有一個吻


忘了還有一個吻    ◎心受◎

有一天,兒子下課的時候,我找不到他的點心盒,於是去把已跑到大遊樂場的兒子叫過來一起找,我和兒子來到幼稚園的小遊樂場時,遇到了兒子的同學,暫且叫他做W吧!W看到我就跑過來,沒錯,是看到我,而不是看到我兒子,因為平常我都會帶一些糖果在身上,而W知道,每次都會向我要糖果,這一次我剛好沒帶,所以他沒要到,於是他有點失望,看到我身邊的兒子,他就伸手推了他一下,我看到了問W:「你為什麼要推S(我兒子)?」他說:「Eh kasi 你無帶candy。」(“因為你沒有帶糖果”─這邊出生的華人子女說話都這樣,半菲律賓話半閩南話。)在我還沒來得及教導他說“就是我沒帶糖果來給你,你也不可以生氣或者把氣轉移到S身上時,他卻又伸手把S的眼鏡搶去,我費了一小勁才把兒子的眼鏡拿回來,卻發現兒子不知跑哪去了。

在大遊樂場中找到了兒子,他居然是笑嘻嘻一付臉孔,他沒有因為W推他又搶他的眼鏡而生氣,可能他們平時玩鬧慣了,習以為常了,兒子平時也常阻止我給W糖果,所以W才會因為我沒有糖果給他而以為是兒子的關係,進而推他搶他的眼鏡。

回到家,幫兒子換衣服的時候,兒子向我訴苦說W在班裡欺負他,先是把他疊好的租木弄壞,然後又推他,他在班裡哭了,然後他的女同學H看到了,就替他罵W,我聽了之後就覺得事情有點嚴重,我的兒子怎麼可以被人欺負呢?於是我問兒子:「老師知道這事嗎?有罵W嗎?」兒子說:「不知道。」於是,我在心裡盤算著,我是不是該向兒子的中文老師說一下?請她幫忙多照顧一下兒子,怎麼說好也是我朋友。(哈哈!利用一下交情。)

兒子的爸爸回來吃午飯的時候,飯桌上,我們一直談論著這個話題,一再地教兒子不要白白受人欺負。我只是教他以後遇到這種事要告訴老師,而兒子一直堅持說不要,而他爸爸卻要他還手,要以其人之道,還以其人之身,說我們不欺負人也不要被人欺負。

午餐之後,我不斷地在想,彷彿這一天裡,除了兒子被欺負的事,其他的事都無關緊要了,於是我發了個信息給兒子的老師,請她幫忙多注意一下W,別讓他再欺負兒子。這樣,我才放下了心中的小石頭,才有了心思去做其他的事。

到了晚上,我所有的事情都忙完了之後,我又回想了一下今天在幼稚園發生的情景:先是,W向我要糖果,沒要到,他推了兒子一下(不是很用力),我說:「你為什麼推S?」他說:「Eh kasi你無帶candy。」隨即,他把兒子拉過去,在兒子的臉龐親了一下,再搶過兒子的眼鏡。對!就是這個動作,這個親一下的動作,這一個吻,我怎麼會給忘記了呢?我一直記著兒子被欺負,怎麼就忘了兒子被吻呢?兒子是因為這個吻而跑開的吧!所以才沒有因為被推被搶眼鏡而哭,因為他感覺得到那只是在開玩笑,而不是被欺負。在課室裡,他們可能也只是鬧著玩,只是因為玩具被弄壞了,所以他才會哭。

小孩子,只是小孩子,只是在玩,而我卻把事情想得太嚴重了,變成了“欺負”,欺負是針對人的,是發自內心要壓倒你,小孩子還沒險惡到這個地步,他們只不過是在玩,如此而已。只因這事發生在自己身上,所以我卻用放大鏡把它放大了,真是罪過,罪過!

唉!人往只記得別人對我們的不好,卻忘了他人的好。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