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後悔

後悔     ◎心受◎

每一次剪完頭髮回來,我都會後悔──在此,我必須先聲明一點,就是:我不是個喜歡「後悔」的人。很多事情,只要是在自己的選擇之下所做出的決定,不管結果是好,是壞,是吃虧,是上當,我都認了,也都不會後悔。但是,唯獨在「剪頭髮」這件事情上,我每次都後悔。如果不能說「每次」的話(因為總有那麼一兩次會令人滿意的),我也要說十次裡有八次是會令人後悔的,後悔為何要去剪頭髮?雖說,剪頭髮這舉動的決定權也是握在我自己手上的,可是,我還是不得不後悔。

就拿去年十二月說起,眼看一年又將要過去,新的一年又要到來了,為了給自己一個新的開始,換一個新的形象,於是決定去剪個頭髮。

到了剪頭店,經驗告訴我說在XX這個地方,這種人才有限的地方,你叫他/她剪什麼,他/她都不會像什麼,所以,我就跟「剪頭髮」(我只能叫他或她做「剪頭髮」的,因為他/她還當不了「師」,要稱得上「髮型師」的,在我看來至少也要是那種你要什麼髮型,他/她就能剪出什麼髮型,或者是你不用說,他/她也能剪出令你滿意又適合你的髮型的那種人。)說:「修兩寸吧!」他說:「ok」於是開始剪了,我不敢讓他剪太短,雖然以當時我頭髮的長度,就是剪掉四寸,仍是很長,因為一旦被剪壞了,或是剪得不合我意,也還有搶救的機會,短了就沒辦法了,除非把它剃光。

剪完了頭痛,回到家中,對著鏡子,左看右看總覺得有點不對勁,就直直的要他剪兩寸頭髮,他都沒辦法剪直?氣死我,還得自己再動手修直它。

過了幾天,覺得髮型沒改,沒有新鮮感,於是,拿出了剪刀,把兩邊剪成層次的,因後面自己剪不到,所以只來了個semi的。又過了幾天,去朋友家聚餐,談起了剪頭髮,跟她說想把後面也剪成層次,自己剪不到,去剪頭店又從來都沒滿意過。朋友說她會剪,要幫我剪,於是我又再次剪了一次,這是破記錄,一個月裡剪了三次頭髮。

又剪完了,又後悔了,不是朋友剪得不好,而是覺得層次的頭髮不好打理,於是不到三天就跑剪到耳際下,這次又是直直的,剪了個學生頭回家,好久沒短髮過了,都有點不認得自己了。總算有一點點滿意,但後悔極了,也滿想念那一頭及腰的長髮。

大概過了一週,覺得是不是該有個流海會不會好點?於是又把本來沒有流海的額頭剪了個流海,然後,越看越不習慣,越看越後悔,唉!一個月剪了五次頭髮,於是,再怎麼後悔,我也不要再去修改它了。

直到四月後,又去剪了一次,三個月前又剪了一次,而這兩次我都不太去在乎它了,滿意不滿意都不在去修改它了。

十二月又到了,頭髮還沒長到我想要的長度。但是,我是不是又該再去剪一剪了?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一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