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心受◎我去了一趟宿務
       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我去了一趟宿務


我去了一趟宿務    ◎心受◎

常聽朋友說宿務有什麼好玩,有什麼好吃,有什麼好看,說她一直想去宿務,卻一直沒機會去。又說她一個朋友去了宿務,拍了很多漂亮的照片回來,這越加堅定了她想去宿務的決心。

我是一個很少會計劃要去哪裡的人,當我計劃要去一個地方的時候,我是針對那個地方的人而決定的,而且那些人必須是我認識的,我會因為有某個人在某個地方而才決定去某個地方。

總覺得風景美是外在的,心情美才是內在的。去一個地方,如果心情美,那整個旅途也才會美,如果心情不美,一起同遊的人又與你格格不入,那就是風景再美也玩得不美。

最近去了一趟宿務,在朋友一直遊說的前提下,我帶足了照相機,充足了電,想說,回來時也帶一些漂漂亮亮的照片讓她羨慕一下。

這一躺宿務行,只有短短的三天,說得更精準點是只有短短的39小時,而兩小時是在飛機上過的,四小時是在機場等飛機,辦理登機手續的,還有十一小時是用在睡覺的,剩下的真正在宿務逗留的時間就只有22小時,而這22小時,一天還不到的時間我能做些什麼?逛些什麼?看些什麼?

剛下飛機就約了一個客戶在機場見面,朋友開著車去接我,客戶也開著車來接我,其實這位客戶也是朋友,於是大家在機場附近吃了晚飯,邊吃邊聊,聊私事,也聊公事,大家都是多年不見的朋友,以前是學生,身份就只有一個,現在都已成家了,為人妻,為人母,做人的媳婦,也做人的家長,話題也多了好幾樣,例如工作,例如小孩,例如女佣,例如生意,例如感情……聊著聊著,一頓飯吃完了,一段談話也結束了。

飯後,朋友帶我們去逛了拉布拉布記念碑,類似一個公園,不用入場費,感覺是個海岸,因是晚上,周遭黑黑的,朋友的兒子一直要拉我去看螃蟹,但是太黑了,什麼也看不到。只逛了一圈,與拉布拉布的雕像拍了幾張照片,卻又不是很清楚,是該在白天的時候再來看看這地方的,但隔天的行程已塞得滿滿,能這樣走馬看花逛一下這個有記念性的地方,我已經很滿足了。

回朋友家的路上,朋友的兒子一直問朋友:「媽,我們明天去哪裡?」因隔天是星期六,小孩子期待著她媽媽帶他們出去玩,而且又有客人來,通常,她媽媽都會帶著客人到處逛的。沒想到這次遇到的客人是我,一個不是為旅遊而來的客人,所以,朋友說:「沒有呀!明天哪裡也不去。」真是掃了小孩子的大把興。

把小孩子送回家後,朋友又載著我與另一個朋友去腳底按摩,按摩的地方在一家宿務最高的酒店裡,於是,我們又走馬看花去欣賞一下宿務滿有名的sky walk與sky ride,實在沒時間,不然,我是很想去體驗一下的,下次吧!我又找到一個重遊宿務的好理由。

按摩完,回到朋友家已是十二點,別問我按摩按得好不好,舒不舒服?因為它實在是不值得一提,只有那免費的香草茶水與薑水還滿好喝的。

第二天的工作就沒什麼好談的,但工作中認識了幾個朋友是值得開心的,一直到工作結束,朋友來接我去逛夜市,買了幾件衣服,算是宿務的記念品吧!然後吃了宵夜,回到朋友家已是十二點,收捨好行李已是凌晨一點,朋友倒頭就睡,而我卻輾轉難眠。很久沒有與朋友一起睡了,大學時代我是她家的常客,在她家吃飯睡覺是常有的事,就差沒把她家當成自己家。今晚,她老公帶著三個兒子去了另一個房子,所以,我又有機會與朋友共睡一間房,真好!感覺像是回到了大學時代。

四點半起床,頭有痛,吃了幾顆B群,幾顆維C,幾顆鈣片……感覺好多了。五點半,朋友準時把我送到了機場,我還有時間喝上一碗熱熱的湯面。

一趟的宿務行就這樣結束了,感覺收穫還滿多的。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