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成長

成長        ◎心受◎

成長是不需要太多時間的,我總覺得我是在一夜之間長大的……

那一年我十一歲,讀著小學三年級──我是超齡的,從大陸到香港硬說我沒接受過英文教育,要我從幼稚園讀起。有一天夜裡,媽媽帶著我到一個遠房親戚的家,聽說菲律賓有一個替人辦理手續的人就住在他家,而且隔天就要走了,以致我們必須趕在他離開香港之前去見他一面。當時我也不知道我們為何要去找他,為何要去見他,我只不過是我媽媽的一個小跟班,我媽把姐姐留在家,把我帶上路,我不知道是她需要有個伴,還是認為我小,不放心把我留在家裡?

十一歲,對一個女孩子來說,不知道是大還是小?我只知道在那一夜之前,我是沒有煩惱的,就算是有,也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煩惱。

媽媽帶著我從親戚家的門口走出──原諒我只能從這裡講起,因為這之前發生的事,我一點印象都沒有,這使我有那麼丁點兒後悔,至少如果媽媽跟我的對話是在去之前而不是在回家的路上,我起碼可以把那位幫助我們辦手續,讓我們在短時間內就能飛往菲律賓的人兄的面看清楚一點。

「我們去菲律賓看看你爸。」媽媽說,我還不清楚媽媽接下來會說什麼,心裡想著:「是要帶我們去玩嗎?」

「如果你爸真有了番婆,我們就回來。」我媽接著說。

就是這句話,讓我一下子長大了,於是我開始沈默,我不知道當時的我知不知道什麼叫“番婆”,但從媽媽的表情上我感覺得到,那絕不是什麼好東西。

一路上,我話不多,也許是一句話都沒有,我記不清楚了,但重要的不是我說了什麼,而是媽媽說了什麼,她對我說著她是怎麼知道爸爸那邊的情況,是誰向她通的風報的信,她又計劃著去菲律賓計劃了多久……等等,我一邊聽著一邊想著,其實想的也不多,只是我是越來越沉默了,沉默到我對誰也沒說,對誰也沒講,包括我姐姐,那位除了媽媽之外唯一的親人──當時我是這樣想的,因為我還無法把從未謀面的“爸爸”當親人。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到了能與媽媽分享心事的年齡了,但不管我知不知道,是不是適不適合,媽媽就是對我說了,我能說這是對我的不公平嗎?為什麼不對姐姐說?為什麼要對我說?我並不想這麼早長大的,我不想太早看到世界的黑暗面,但不管我願不願意,接不接受,我就是這樣地長大了,在那一個夜晚,在那一句話裡。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八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