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島上生活

島上生活          ◎心受◎
 

為了拍攝島上人家的生活,我們來到一個人煙稀少的小島“TALIKUD ISLAND”。

TALIKUD ISLAND位於DAVAO市對岸,一個名叫SAMAL ISLAND的島嶼,再過去的一個小島。

我們一行連同司機八個人,租了一輛車,度上了渡輪,從DAVAO市出發到SAMAL ISLAND,把車留下,請人看管,再從SAMAL ISLAND用一千批索租一輛小船去TALIKUD ISLAND。我們為什麼要如此大費周轉地去TALIKUD ISLAND而不像其他去旅遊的遊客一樣去那些有名的珍珠島、天堂島、或者是設備更整全的BLUEJAZ呢?不要以為我們是不會玩,不會享受的,而是因為我們這次不是去玩,而是去工作,去那些好玩又漂亮的景地,我們只能看著別人玩而自己無法玩,那可是會活活被氣死的。

TALIKUD ISLAND離DAVAO市已經很遠了,根據島上的居民所說,其實他們已經不能算是DAVAO市了,而是TAGUM市。但因為人們總是從DAVAO市出發,所以很自然地就把它與DAVAO市連結在一起。就如一對離婚的夫婦,不知情的人也總會問你,太太在哪?先生在哪?

我們在一個名叫DAYANG BEACH的沙灘落了腳,那沙灘的沙是白色的,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有點刺眼,也顯得份外的白與乾淨;海是藍色的,清澈得可以見底,海生物在海中游來游去,顯得多麼的自在,多麼的悠閒。

沙灘上只有幾棵椰子樹,有一兩棵斜著身子歪向大海,彷彿它也想傾身跳進大海;有幾棵高高的,直直的伸向天邊,也許它也嚮往天空的自由。有幾間木蓋的房子,我們用一千兩百批索租了一間兩層的房子,樓上沒有床,只有地板,和一個陽台,陽台較小,剛好夠我們三個女人睡,男的就在房裡打地埔,樓下有一張硬板床,那是我們打算留給司機睡的,也好讓他當我們的保鏢,保護我們。

沙灘很美,美得像畫,它的美不是人工所造出來的,而是自然的,所謂自然是在於它不曾被新科技所摧毀,而保持著自然生態的美。

這裡有一對遊客,也真的只有一對遊客,一對情侶遊客,他們租了一間小屋,五百批索一晚,很底的消費,但卻充滿著笑聲,那是不是愛情所散發出來的,我不知道,但從他們的親熱度來看,應該是的,他們在房裡做愛,在海中做愛,女的叫喊聲大得驚人,他們無視於島上的其他人──我們與小島的主人。他們只在乎他們的快樂,他們的眼裡也只有彼此,女的那張嘴巴從沒停頓過,不是笑聲,就是歌聲,要不,就是與男朋友或者情人(因感覺不像是夫妻,倒像是來偷情的,但也有可能是新婚的)的打情罵悄聲。

這個小島的電是下午三點到半夜一點才開放的,所以不要奢望有電視,電腦,網絡以及其他高科技的東西,能為手機充充電就已經很不錯了,島上也沒有水,要吃飯,要洗澡的話,都得向沙灘主人買,不過還不算貴,五公升才二十批索,洗一個澡,還有剩。

我們的晚餐是一人以一小豌的泡麵來解決的,但煮泡麵的過程卻是漫長而辛苦的。我們用木頭生火,用鐵鍋煮水,大伙都是來自城市的,都不常做這種事,因此煮一鍋水的時間煮得真夠長的,我們三個人輪流為木柴扇火,熱得滿頭大汗,我看我們流的汗應該足夠用來煮一碗泡麵了,其實我們本可以拿十批索向沙灘主人買一水壺水的,但是那不是我們所要的,我們就是要來體驗這樣的生活,這種看似簡單卻又不簡單,看似原始卻又不是很原始的生活。

因為沒有其他的娛樂,島上的時間變得異常的慢,所以除了吃,就只會想到睡。最早跑去睡的是攝影助理,他說這幾天都太累了,今晚一定睡個夠,把不夠的睡眠統統都補回來。可是這樣一來,我們大家就別想睡好覺了,因為他會打呼,而且聲音大得嚇人,就是關上門,隔著牆,還是能聽得到。於是,攝影師也趕快跑去睡,因為他要在助理睡著之前先睡,他說誰先睡,誰先贏。我笑他們不會享受,來到這麼漂亮的地方,卻只想睡,多浪費。攝影師卻說:「拜託!像這種鬼地方,我見識得多了。」也對!他常年在外拍攝,比這兒好,比這兒漂亮的沙灘,他見得多了。而我,我妹與導演喜歡的就是這樣的鬼地方,因為它自然,因為它純樸,因為它還沒有被新科技所污染。

主持人與企劃也跑去睡了,整個沙灘就只有我們四個人是醒著的,那時候才晚上七點多,我與妹妹計劃著要去游夜泳。後來我們也真的跑去游了,整片海黑黑的,涼涼的,只有對面岸上的點點燈光在閃爍著,離我們好遠,感覺我們也把城市中煩人的事拋得好遠,此刻,好寧靜,好詳和,彷彿整個世界都是你的,有一種與世無爭的感覺。

司機說晚上只吃一碗泡麵,他肚子在抗議,於是他跑去島上一戶捕魚的人家,買回一盤新鮮的剛從海裡抓回的魚,分給我們吃,一大盤的魚,才八十五批索,還是煮好才送來的,司機請客,我們也不打算付他錢了,有時候,接受別人的好意比用錢還回去要來得好。我們吃著魚,喝著紅馬(RED HORSE啤酒),聊著天……人生,還有比這更好的事嗎?

導演開始有點醉意了,走路歪來歪去的,時而抱著大樹,時而指著星星說是螢火蟲,我說:「你醉了,去睡吧!」於是,他找了一張空桌子,爬了上去,睡了。我妹喝了幾口紅馬之後也跑去睡了,她把司機的床佔去了,我抱也抱不動她,踢又不忍心踢她,就由她去了,反正司機也說沒關係,他可以睡外面。

我與司機繼續喝著酒,吃著餅乾,因為魚已經吃完了,新鮮的魚,吃起來分份外的香甜,也份外的快。司機跟我說著他的故事,他的人生,他的工作……他總是笑嘻嘻的,他喜歡他的工作,享受他的工作,他把我們當朋友,他從不跟我們講價還價,我們也沒把他當司機,在一起工作的這幾天,我們吃什麼,他就吃什麼,我們去到哪兒,他就跟到哪兒,他已成了我們團體中的一員。

晚上十一點,我還不想睡,但想到床上躺著想點事情,於是,我拿了一個枕頭,一條被子給司機,我便躺到妹妹的身邊,從打開著的門看出去,還能看到外面的風景,天空上星星不多,海上浪卻很大,我想,這會是我的一個不眠之夜,不為別的,只因不想讓時間快速地跑走,所以,我不想睡。

十一點半,導演從外面跑進來,門,還是沒有關的,我們相信這沙灘是安全的,我們一群人中的每一個人也都是值得信任的,所以我們感覺很平安。

「怎麼了?」我問導演。

「海上有人在唱歌,好可怕!」導演說著就跑到樓上去睡了。

海上有人唱歌?我怎麼沒聽到?是導演真的醉了,誤把海浪聽成歌聲嗎?還是那對情侶又開始作遊戲,叫出的原始聲?

凌晨一點,停電了。我也合上了疲勞的雙眼,晚安了,小島!明天就要開始工作了,那將會是非常忙碌的一天。所以今晚,我需要你溫暖的擁抱。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