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心受◎縫補一條破舊的被子
       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縫補一條破舊的被子

 縫補一條破舊的被子    ◎心受◎
 



這是一條破舊不堪的被子,它跟了我有二十年有餘,那是我讀中學時,媽媽讓我帶去宿舍保暖的,畢業、回家、結婚後,它就被冷落在一旁了。

這兩天,妹妹要回來住幾天,我想說該把她的房間打掃打掃,再整理一張溫暖的床鋪來歡迎她,於是我翻箱倒篋想找條像樣點的被子給她,於是我找到了這條被我打入冷宮多年的被子。

我把被子從櫃子拿了出來,翻開來才發現它破了,也許當初就是因為破了,所以才被收起來的,人類多絕情,多勢利呀!能用時當寶,沒用時丟一旁。我量了量被子破掉的長度,足有十個巴掌長,它不是破了一個洞,而是直直地裂開了,在中間的地方,像被刀子割斷似的,快被割成兩斷了,只有頭尾還連接著,只有這麼點證據,証明它們是一體的,被冷藏了這麼久,它的傷口依然是那麼長,沒有癒合,因為沒有人給它治療呀!

我坐在沙發上,把被子平攤在腿上,面臨著一個看似簡單卻必須下出決定的選擇題,丟掉?縫補?縫補?丟掉?兩個決定在我腦中滾。它雖破了,但還能用,縫一縫,補一補,它還能再用上好幾年,而且它還帶有我許多中學的回憶。丟掉它很容易,但丟掉的不只是一條被子,還有許多用金錢買不回,用時間換不回的東西,例如它給我的感覺,它帶來的溫暖,它帶來的某段回憶。於是,我想以媽媽的決定來做決定,但媽媽已搬去別的城市,不與我同住,我只能靠感覺來感應如果我是我媽媽,我會怎麼做?答案只有一個──縫補。

既然有了決定,就該開始行動,於是,我翻出了所需的東西,針線,剪刀,媽媽的縫衣機,布條……最難找的就是這一條顏色、質地,長短……都適用的布條,很慶幸地被我找到了一條我認為夠長,夠薄,夠好用的舊布,這得歸功於母親平時愛把舊布條(做衣服時剩下的),舊鈕扣,拉鍊……得東西收起來,有需要時可用。

所需的配件與工具都有了,工作也要開始了,先將布條一剪為二,因為我只需要它的一半寬度,再來就是打開縫衣機,一打開縫衣機又想起了媽媽,以前只要我打開這台機器,媽媽就會跑過來說:「你去洗菜吧!我幫你縫。」或是:「放著吧!我明天幫你修。」

縫衣機的輪子向前滾動著而我的思緒卻是向後的,它乘著時光的輪子把我帶回了中學時代,帶回到媽媽還在身邊的日子,記憶是一種奇怪的東西,它是越舊的事物越清晰,越近的越模糊,我在這許許多多美好的回憶中縫補著這條不值錢的破被子,突然覺得這本被我認為是浪費時間的工作比任何事來得有意思。

被子是補好了,但妹妹並沒有用它,原因是我沒拿出來給她用,因為這被子對她來說可能只是條破舊的被子,而對我來說,它卻是意味著更多更多……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