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一加一等於二

一加一等於二    ◆心受◆
 

一九九六年菲律賓的夏天,我踏上了前往北京的路,去參加為期六週的中學老師暑假進修學習團。從北京機場前往語言學院的路上,我看到了一排排整整齊齊列在路旁挺直著身子的大樹。

我想起了校長對我說的一段話:「如果有機會去北京,去看看他們的樹,那些樹一棵棵直直的,整齊極了,那都是因為從小樹時就開始用繩子綁出來的。所以教小孩也要從小教起,讓他們養成習慣。」

那時候,我在一所中學教小學三年級的數學。校長檢查學生簿子時,發現我班的學生畫的直線不夠直。所以把我叫到校長室,要我要求學生在畫直線時一定要用尺,和說了以上那段話。

我贊成校長說的話,習慣是從小養成的這個道理我也懂。但是教完這年後,我就要求校長別再分配我教數學了,我覺得我不適合。在繼續留校教書的五年裡,校長也真的沒再讓我教數科,這在華校裡是少見的,大部份的中文老師對於自已級任班裡的科目似乎都是一手包辦的,包括:語文、數學、音樂、國音……,而我很慶幸校長只安排我教語文、會話與電腦。

望著路旁一排排的直樹,我一點都不覺得它美,但也不能說它醜,它有一種非自然的美,美得來有點假,因為它不是自然生成的,是經由人工一棵棵從小就去定形出來的,我不喜歡這樣的美,也不欣賞這樣的美。

就像在數學中:一加一就非得等於二,我不討厭數學,也不是討厭要學生畫直線時要用尺,我只是很不忍心在學生把一加一寫成等於三時我必須在考卷上畫上一個紅色的“X”。

在語文中就沒有這樣的死板,爸爸可以在洗澡,也可以在吃飯。爸爸還可以在打球,在看電視,他不一定非得是在吃飯才叫爸爸。在語文裡,沒有對與錯,只有合不合理。

人是活的,書是死的,活的人能把書讀活,如同活的人能活用死的條例,規則……

朋友說她兒子今年可能又要留級了,因為上課不肯抄寫老師寫在回板上的東西,雖然老師教的他都懂,老師交代帶的東西也都有帶,但老師就是扣他的分,因為他不肯抄寫。我說,這就奇怪了,有人喜歡用紙筆記東西,有人喜歡用腦袋記東西,幹嘛非要強迫他呢?

做人為什麼非得這樣,非得那樣呢?中國人就得是黑眼睛,黃皮膚,拿著筷子,吃著稀飯?中國人美國人就該是金髲碧眼,喝著可樂,吃著漢堡?其實,來點混混血,換換口味也不錯呀!

二零零九年一月三十一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