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心受◎夜、街角、陌生人
       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夜、街角、陌生人

夜、街角、陌生人    ◎心受◎

這是一個寧靜的夜晚,海面吹著冷風,清涼清涼地吹在臉上,使人有點昏昏欲睡的感覺,這樣的夜色,最適合回憶往事──

一樣是這樣的夜晚,一樣的吹著風冷風,我躲在黑暗的角落,哭泣著命運,哭泣著自身的渺小與無能,以為沒有人會來注視,以為沒有人會來關注。誰知,你緩緩地向我走來,手指間夾著半支煙,嘴角帶著一絲不肖的微笑:「小女孩,哭什麼?」我沒有理會你,正如我不需要你來理會我。

見我沒反應,你湊前一步,彎下身來,坐在我不打算與人分享的台階上,仍帶著哪玩世不恭的笑腔:「有什麼好哭的,人生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沒有什麼事是解決不了的。」我沒有答腔,但已不再哭泣。用仍殘留淚光的眼神,瞄了你一下,是對你的長相好奇,也算是回報你多管閒事的安慰。

你把手中的煙頭丟在腳邊的土地上,用腳踢了踢旁邊的泥土,像是在舉行一場埋葬的儀式,你從口袋裡挑出兩片口香糖,自言自語地笑笑:「哈哈!剛好是兩片。」你沒有問我要不要,就把一片綠箭塞到我手中。我沒有向你說謝謝,也沒打算要吃它,只呆呆地任它握在手中。回頭,你已大口大口地嘴嚼著你那唯一的一片口香糖,一付旁若無人的樣子。

有好幾分鐘的時間,你沒有再開口說話,口中的口香糖,我想都已經被你嚼得淡而無味,你搖晃的頭始終沒有停歇過。我開始懷疑,在這樣的夜裡,是我需要你的陪伴?還是你也需要我的陪伴?

靜悄悄的街道,時而有一兩個行人走過,空蕩蕩的心房,時而閃過一兩句言語。「我吹首歌給你聽吧!」這次,還是你先開了口。單調的音階從你口中吹出,不是舉世名曲,卻還能接受。

夜,依然是靜寂的,人,依舊是陌生的。當第一聲雞唱打斷了你的口哨聲,你拍了拍褲子,站了起來:「走了!小女孩,堅強點。」我抬起頭望著你的眼,說了聲:「謝謝!」這是我對你說的第一句話,也將是最後的一句話。

你踏著夜幕西下的微弱月光──走遠了!
我迎著白晝初昇的耀眼曙光──回家了!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二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