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一根濕了心的蠟燭



 《一根濕了心的蠟燭》   ◆心受◆
 


 

不知是哪個小孩的惡作劇還是某個大人的不小心,把一根蠟燭浸泡在一個裝滿冷水的桶裡。

我伸手把它撈了起來,濕答答的,冰涼涼的,我拿了一條抹布,擦乾了它身上所有的水滴,把它安放在蠟燭架上。

一種好奇心的驅使下,想試試它是否還能點著。

於是,我劃著了一根火柴,小小的火光在眼前閃爍,彷彿微笑著在對我說:「這事就交給我吧!」

我把火光小心翼翼地送到蠟燭跟前,正等待著下一刻更長久的光明,但只見蠟燭冒出了一股黑黑的輕煙──它拒絕燃燒。

隨著輕煙上升的高度,我抬頭看到了電燈,它裂開大嘴在笑我:「真傻,有我呢!那用得著蠟燭?」

我低下頭不理會電燈,把目光轉回到蠟燭身上,固執地非要把它點燃。

擦一聲,我劃開了第二根火柴,比上一次更加小心翼翼地送到蠟燭跟前,抱著更大的期待想把它點燃,一秒,兩秒,三秒,四秒,五秒……火柴越燒越短,蠟燭心冒出的黑煙越來越多,越升越高。

直到小小的柴火燒痛了我的指頭,我才決意把已燃成黑碳小棍的火柴丟下。

這時是下午六點半,夜,來得比往常早。

左右隣舍都開著了燈,我也按了一下電燈的開關,只一下子,滿屋通明。

蠟燭被我收了起來,一根濕了心的蠟燭,點不著的蠟燭,它被冷藏了。

直到有一天,它的心乾了,點得著了,它又能發出它的光了。

但,那個時間,主人還會記得它嗎?

電燈依然高高地掛在天花板上,裂開著它的大嘴說:「有我呢!誰需要你?」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一日 10:10am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