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等車

等車  心受



我站在路旁等車,等了很久都等不到我所要等的車子,那時是下午三點鐘左右,天氣有點熱,我到路旁時,已有好幾個人也在那邊站著,他們和我一樣,是要來等車的,我在路旁又站了好一段時間,仍不見我要坐的車過來。這是我意料中的事,所以出門時,我向媽媽拿了一把傘。沒錯,今天,我是有意要來等車的,我是有備而來的,不然,平時,我都是打的,然後直奔目的地的。今天,我有空,今天,我心情好,今天,我想體驗一下坐客車,坐集尼車的樂趣。

路旁有一排大石頭,那是路旁那家賣花草盆栽,花園用具的賣家的,它們一直就排在那路旁,也許是要作為裝飾,也也許是放著要出售的,而對此刻的我來說,它是提供給等車等累了的人坐的。

於是我走了過去,摸了摸石頭,再看看我的手,深怕石頭上的灰塵,或髒東西會沾到我乾淨的褲子。但經過驗證,確保不會有任何東西會沾上我褲子後,我便坐了下去,坐著等總比站著等要來得舒服。石頭被中午的陽光曬了幾個小時,儘管現在有一點點樹蔭,卻依然有點發烫,但是這點燙,還是能讓人接受的。

本來站在旁邊的陌生人,也一個個學著我,每人找了一塊石頭,坐著等車。石頭是一直都在的,但是為什麼沒有人敢坐呢?我很奇怪!我很疑惑!坐在靠我最近的一位老太太,對我笑了笑,和我聊了起來,我們從陌生人成為了聊過一次天的朋友。

過後,又等了一會兒,老太太要坐的車來了,我目送她上車後,因為無聊,我拿出手機來把玩著,而路旁的人,或站的或坐的,他們都不做其他的事,他們,只為等車而等車。

大概又過了五分鐘吧!我所等的車子終於到了,我上了車,有一部份的人也跟我上了車,他們與我是同路的,我們向著相同的方向前進,或許,有人會半路下車,或許有人會比我更晚下車,不管怎樣,畢竟也有緣同時坐過同一輛車。沒上車的朋友,在路旁繼續或坐著或站著,繼續地等待著他們要坐的車的到來。我用我的目光與他們道了一個別。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等車中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