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她與他

她與他    ◎心受◎



她就坐在我面前,用她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著我,世界於她,就如她那雙大眼睛,不是黑,便是白。

「老師,他說他愛我。」她用戀愛中那種甜蜜的口吻對我說。我哪裡忍心告訴她,幾天前,他也曾對另一個女人說過“他愛她”。

女人對他來說就如同是花,他可以同時喜歡好幾種花。而愛情對她來說就如同是數學題一加一只會等於二,多出的數字,便是錯誤。

男人無法認同女人的看法,而女人無法贊同男人的行為。

「老師,他曾說過他愛我。」她用一種哭泣的聲音對我說。我怎麼忍心叫她忘掉過去?

女人總喜歡回憶過去來証明自己曾經擁有過,卻忘了一種東西叫保鮮期,過期的愛情一直保留著也會傷害身體。

男人總認為,喜歡時,該給的都給了,該做的,都做了,你不能為了你所謂的“永遠”,就要走了我現在的“自由”。

「想開吧!」我說,以一種過來人的口吻勤說她。愛情不是生命的全部,有是好,沒有也死不了。有些樹,一輩子也不會開花,有些花永遠也結不了果。

有些人,分開了,不一定怨恨,有些人,在一起,不一定相愛。這世界的顏色多彩多姿,不會單單只有黑白。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