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夢
       (現居香港)
更多>>>   
淚滴踐諾

 秋葉悄悄而落,別怨河畔年輕的蘆葦一夜頭白。
 相擁無聲,相視無語,此刻能夠摟緊你已是我最大的滿足,風吹過來,我可以微聞你的髮香,風吹過去,髮香已隨無情的歲月一樣跟你過去,直至消失。
 你說,我還會記得那年春天在廟宇旁的水池那個許願嗎?
 那是我唯一為你為我而許的心願,不靈驗的,我怎會忘記?
 我怎會忘記,是你最後決定選擇離去。
 離去!你知道嗎?是你忍心帶走我難斷的淚。
 多個月了,你終於給我來信。
 小小的信箱竟然裝藏著一滴千山萬水寄來的淚。
 我異常欣喜的讀罷你這封信,只看到信箋的署名一片濡乾,那是你為我流下真情的喜悅的淚吧!
 你告訴我,你終於不適合異鄉的生活環境,多番思量後,會於個多星期後回來。
 你告訴我,是我將你感動的淚完整地帶回來。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