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夢
       (現居香港)
更多>>>   
逆轉飛花

 昨宵,峭寒的風是否來得太早?
 今晨,我的感觸是否來得太遲?
漫步而行,穿過小紅磚的徑道,整個園地舖滿了紫紅的花瓣,風冷無聲飛舞,一夜散盡繁花,我才明白冬天比秋天更為寂寞更為蕭索。
家居附近園子種植了多株紅花紫荊樹,冬天來臨,花葉落得特別快特別多,風來的時候,一地花瓣旋揚,場面好看而傷感,既是美麗也是殘忍。
 勤勞的清潔工人,並非是惜花者,掃帚的手只替他掃去生活的憂愁,已是他斯刻最大的滿足,花開花落對他亦無其他的意義。對於我來說,一朵花足可帶來豐富的靈感讓我去寫一首詩,寫詩的手也是執妻之手,執妻之手也是拾花之手,至於拾花之手該不該是葬花之手?
 風從那方吹來呢?逆轉飛花,無牆無欄,無定無向,空蕩蕩的園子,一張瘦骨嶙峋的長椅,一位多愁善說的我,整個上午的心事莫非要待滿園的落花去愁去說?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