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夢
       (現居香港)
更多>>>   
緣仍繞道
緣仍繞道

輕雨風爽中秋節的翌晨,家居樓下小徑的通道上,我跟妻意外地再次見到她。
迎面而來,一如以往,她向著我們點頭微笑。
這個她------三十來歲的少婦,漁夫帽子拉得低低的,刻意遮掩一張五官巧緻的素臉。妻曾對我說,她甚具秀氣,對於一位詩人來看,或者我可多添一份飄逸的形容給她。
她令我想起了一個「緣」字。
我並不習慣獨自外出,很巧合的,我每次外出很多時都會遇見她。據鄰居向妻透露,她是跟我們住在同一座樓宇,但從未見過家人陪伴她出入,亦沒有人造訪她,甚至有人言之鑿鑿說她是被富商偷偷包下的情婦。
最近好幾個月了,她似乎在我繁碌的日子中消失。
今天我跟妻外出吃早點,竟又遇見她,我們終也擦身而過,直路也好,繞道也好,下次有緣再照面的話,我對妻說,我一定償還給她:一個點頭、一個微笑,或者再多加一聲招呼。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