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夢
       (現居香港)
更多>>>   
冬夢◎一孩獨大

一孩獨大   ◎冬夢◎
 

周末跟妻在家居樓下快餐店午膳,店子不大,食客的座位也很狹窄,通道的空間幾乎是背碰背的。妻先去找位子,我取了食物,跟妻邊吃邊談稍後時間我返越南的事。突然一枝鋼叉從我們坐位中間掉下來,剛巧掉落我盛湯的碗裡,嚇得妻嘩然大叫一聲,我回頭看看,見一中年男士向我們走來,滿不在乎地對著我們說對不起,從他的臉上我看不出有一點真心誠意的道歉,我極不情願地拿起碗內的鋼叉交給他。妻向後面瞄了一眼,輕聲跟我說:「為什麽連一句責備的話也不跟他說?」然後著我向那張桌子看看,看著妻微慍的神色,我再回首留意後面桌子的人,方桌共有八個坐位,坐著四人,一位中年男士、一位年青婦人、一位膚色黝黑的家佣,另一位則是約莫八至十歲手舞足蹈的小孩,很奇怪的,小孩的頸項竟然繫著一條防護食物弄污的圍巾,這小孩似乎老是坐不穩的,口中大吵大鬧的不知說什麽,一雙手卻不停揮動,我猜想小孩可能在鬧脾氣,而家佣則賠著笑臉以半鹼不淡的廣東話哄著少主人進食,偏偏少主人不肯就範,不進食之餘,更將雙手胡亂揮舞,剛才那枝鋼叉想必是被小孩拍打而往我們這邊掉下。那年青婦人相信是小孩的媽媽,整個事情發生的過程竟然視若無睹的,好整以暇的專注埋首翻看著一本婦女雜誌,吃著面前的那道香味十足的鐵板牛柳,做父親的知道自己的孩子剛才闖禍後,竟然只輕描淡寫向我們說了一句對不起,再回到自己的坐位對著小孩哄說:「乖乖!不要這樣頑皮啦!」那小孩看來完全沒有接收到父親這句話,依然手口兼動的繼續施展他的霸王本色,繼續罷吃自己豐富的午餐。

我將視線轉回給妻,搖搖頭向著妻說:「算起來我們的孩子也是這個年紀吧,如果今天這個合家歡換了是我們,你會如何處理?」妻以眼色向我示意,在餐桌上對著那個盛著餐單的塑膠圓筒以手猛力拍打,我會意笑了:「小屁股有難啦!」

但我仍有點疑惑,只因我們的孩子早已不在,妻或者才故意這樣說,我心想:「如果自己的孩子今天跟我們在這兒吃飯,妻是否同樣扮演母親、我是否同樣扮演父親這個角色呢?」這個問題,永遠永遠的,連我自己也肯定不能解答,真的!


 

 

回應
冬夢哥想必是位好父親!!
留言 : 佩詩, 09-Mar-10, 11:56:09
讀來教人深思,學習了!
問候冬夢嫂
留言 : 林小東, 09-Mar-09, 01:31:27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