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夢
       (現居香港)
更多>>>   
冬夢◎別讓離愁嚼得這麼濃

 

別讓離愁嚼得這麼濃     ◎冬夢◎

天氣驟然轉冷,昨天跟你在電話中相約在這間露天的餐廳見面。我比你早來,偌大的餐廳並沒有其他的顧客,一臉疑惑的侍應端來大杯冒著泡沫的冰涼的啤酒,這麼嚴寒的氣溫,我竟然還要喝冰酒,他怎知道?此刻我極需要喝酒來麻醉遺忘許多不開心不快樂的事。

你的離去我怎會開心?

抬頭我看見一片沉默的灰雲掛著天空,靜靜的,天空這麼高闊,這片雲究竟冷不冷?寂寞不寂寞?

靠著我位子的旁邊,有一株高瘦的樹,單薄的枝椏,懸掛著疏落的葉子,風吹過來,葉子搖搖晃晃的,誰會留意落葉有沒有心事?誰會留意落葉有沒有聲音?

你的離去我怎會快樂?

來了一對手牽手的年輕人,相信是初戀的情侶吧,滿臉洋溢著燦爛的笑容,小男孩體貼地將大衣除下輕蓋在小女孩的身上,小女孩羞怯地回投一個愛意感動的眼神,這個無聲而溫暖的眼神我不是曾經極為熟悉嗎?

隨同一陣輕風,你終於來了。

你穿著一件純白的毛衣,我清楚記得,這件毛衣是我初識你的第一年送給你的生日禮物。

你坐下來,放在桌子上面,除了那本我多年來寫給你的詩的剪貼簿,還有一包辣味濃郁的,我最愛吃的那個牌子的牛肉乾。

我的心的隱痛遽然急劇加速。

怎麼可能的道別,你竟然穿著我送給你的第一份禮物,還替我帶來嗜愛的食物,既然待我深情如斯,為什麼你仍殘忍地要我接受彼此的分離?

我的詩你不能好好保管作為對我唯一的懷念嗎!你應該清楚知道的,我們從詩中認識,沒有了詩,我們之間一切也沒有了。

“到了澳洲,我會給你寫信,希望我們日後仍是朋友,仍會保持連繫。”

你只淡淡然拋下這句話,然後轉身離開,行了數步,回首望了我一眼,這個眼神的接觸卻令我感到全然陌生冷漠的感覺,我本渴待你能夠再跟我說些什麼,但最後你還是不發一言,慢慢地離開。

隨同一陣輕風,你終於走了。

我怏怏地目送著你離去。

我仍然坐在位子,取出一片牛肉乾猛地嚼著,濃辣的味道使我好想嗆咳,我極力忍住,拿起杯子,呷著一大口冰涼的啤酒,心中有把聲音清晰地告訴自己:別讓離愁嚼得這麽濃。

什麼時候,那對年青的愛侶也走了。

那些葉子,稀疏地散落在地面上,有沒有人看到葉子幾時落下來?

只有那片灰雲,依然冷冷清清的掛在天空,我緊握雙拳,大聲地對著那片雲說:你是不是迷失了歸家的方向?


 

 


 

 

回應
冬夢哥,伊尹很愛讀這類型的散文。很有詩情畫意,很傷感。文章很好,很精美。應該多多向您學習。
留言 : 伊尹, 08-Nov-25, 07:49:24
夢弟過于謙遜。其實,文章寫得好是作者本人的因素决定的。我,談不上指導。只不過老人話多過米。隨便說說。我從文時愛直言,故此得罪人也不覺。從中也得了一些教訓。日後如出現此况,萬望各位指出。
留言 : 葆珍, 08-Nov-25, 01:33:42
謝謝大家對拙文的認同,特別是我敬愛的葆珍大姐,在我散文創作方面一直給我的指導和鼓勵,日後我會加倍努力,不會辜負大姐對我的期望。
留言 : 冬夢, 08-Nov-24, 22:15:47
好文!
留言 : 心受, 08-Nov-24, 20:47:46
詩人寫抒情散文之得天獨厚處是因他是詩人。“情爲文之經”。全文以離情爲經,以樹葉啤酒牛肉亁衣服詩集等爲緯,勾織一幅離別的畫面,一切物件圍繞離情來調度,形散而神不散,正是散文所必須的,可喜可賀。
留言 : 葆珍, 08-Nov-24, 11:37:33
離恨恰如春草, 更行更遠還生!
多情應笑我, 早生華髮!

只有那片灰雲,依然冷冷清清的掛在天空,我緊握雙拳,大聲地對著那片雲說:你是不是迷失了歸家的方向?

最銷魂,是別離!人生在世總難免, 奈何!

留言 : 燕子, 08-Nov-23, 17:24:48
方明兄:
彼此同感並互勉吧!
留言 : 冬夢, 08-Nov-23, 11:27:59

冬夢

世路如今已懫
此心到處悠然
留言 : 方 明, 08-Nov-23, 08:38:02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