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夢
       (現居香港)
更多>>>   
一碗湯
 下班回家,妻端來一碗熱湯給我,妻對我說:”陳婆婆今天出了事”
 妻口中所說的陳婆婆,是去年仍替我們住所樓宇早晚負責清理垃圾的。
 陳婆婆應該六十多歲了,是潮汕人,說話仍有濃濃的鄉音,每次跟她對談,我聽得似懂非懂,陳婆婆愛說她早喪的老伴,愛說她的孿生孫兒,奇怪的是,我從未聽她提起自己的子女。妻愛串門子,得到鄰居透露,陳婆婆本有一位獨生女兒,嫁的丈夫嗜賭,欠下一屁股的債無法償還跑掉無蹤。女兒亦另結新歡,由於新男友不喜歡,所以將孩子交給陳婆婆照顧,每月時有時無的交些生活費給陳婆婆。老來無依,生活迫人,陳婆婆每日騰出幾個小時兼職,替各座樓宇清潔。由於年紀老邁,印象中陳婆婆好像只幹了數月已遭管理公司解僱了。
 妻說今早陳婆婆在商場牆角發現了幾個紙皮箱,滿心歡喜的正想撿走去變賣,給原主發覺,吵吵鬧鬧的理論,由於言語難於溝通,一怒之下,對方猛力推碰陳婆婆,豈料滾下了石梯級,頭部撞擊而昏迷,最後送進了醫院,至今仍未有進一步的消息。
 聽罷妻的話,我突然感到這一碗湯好涼好冷,真的喝不下去。

回應
冬梦站长的爱妻贤淑,对“四大天王”的厌,对陈婆婆的爱,印象颇深。
留言 : 沈红, 09-Apr-06, 07:18:11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