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夢
       (現居香港)
更多>>>   
陳葆珍◎查理斯河河畔話今昔

查理斯河河畔話今昔    美國◎陳葆珍
          
一條美麗的查理斯河,讓波士頓與劍橋這兩座赫赫有名的城市遙遙相望,它們與周邊的一些城市合稱為大波士頓區。

1620年,800名逃避宗教迫害的英國清教徒乘坐“五月花”號船,來到麻塞諸塞州,由約翰•溫斯洛普率領的隊伍在查理斯河河畔定居,如果從此時算起,這城市有387年歷史了。我想也該由這年算起的,因為這些上岸定居的人大多來自英國林肯郡的波士頓鎮,以其故土命名,由這些拓荒者披荊斬棘,才有這座城市。隨著歷史進程,這波士頓成為美國最古老的城市。占地125平米;上世紀末統計,人口:65萬。

 9 月28日晚由朋友開車領我沿著波士頓大街小巷兜了一圈,這城市的古色古香,在茫茫夜色中,似在慢慢品味那歷史的餘香。面對冷月映照的查理斯河,那不泛漣漪的河水,河面上像書寫著這座城市那光輝的一頁……

當年那長途跋涉終得定居的逃難者之歡呼聲,似在寂靜的夜空響著。

忽然,河水飄來陣陣茶香。那是浸泡了幾百年的茶葉發出的沉鬱香味。在這香味之後,是帶著歷史塵埃的硝煙味……

18世紀60年代後期,英軍為控制殖民地而對北美洲大舉進軍。英國在北美建13個殖民地,波士頓是北美中部離歐洲最近的港口,自然首當其衝。這引起當地人不滿。1770年3月5日,60名波士頓人在英王街與英兵衝突。他們向英兵擲雪球洩憤,英軍開槍當場打死3人、傷8人,後有兩名傷者不治身亡。

1773年5月,英國頒佈“The Tea Act(茶葉條例)”,“准許瀕於破產的英屬東印度公司在北美殖民地傾銷積壓的茶葉”。儘管波士頓人因此而買到廉價茶葉,但他們反對英方壟斷茶葉貿易。同年12月16日,一批波士頓青年化裝成印第安人,登上停泊在波士頓港的3艘英屬東印度公司貨輪,把船上342箱茶葉(價值1.8萬英鎊)倒入海中。之後,紐約、新澤西州等亦發生類似事件。英王大怒,下令封閉波士頓港口。

波士頓人與英殖民者的矛盾表面化了,於是,英國總督搜捕波士頓郊外的康科特民兵組織(獨立軍的前身)。1775年4月18日,一位名叫保爾•瑞維爾的士兵得知消息後,乃於波士頓老北教堂(Old North Church建於1723年)尖塔上懸掛兩盞石油燈示警, 并連夜騎馬前往鄰近波士頓的康科特和列克星敦,通知各個村莊的民兵組織起來,迎擊英軍。由於他及時報信,民兵事前有準備。於是,當1775年4月19日晨英軍出現在列克星敦時,能給以迎頭痛擊,美國獨立戰爭的第一槍就這樣打響。英軍雖然後來趕到康科特,收繳了民兵一些武器,但損失慘重,不得不退守波士頓。

本來,1774年9月,北美殖民地大陸代表舉行第一次會議,反對英軍進駐;提倡不買英貨;擬定向英王請願書。由此看來,當時殖民地大陸代表舉行第一次會議指導思想還停留在請願階段。而列克星敦一戰,推進了武裝鬥爭的進程。列克星敦戰役後一個月。即1775年5月,北美殖民地大陸代表馬上召開第二次會議,選舉喬治•華盛頓為大陸軍總司令。從此全面開展獨立戰爭。1776年3月華盛頓帶兵圍攻波士頓,迫使英軍撤出。1776年7月4日,大陸會議通過的《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獨立宣言》),宣佈英屬 13個殖民地與英國脫離關係成立美利堅合眾國。

由此看來,波士頓在促進美利堅合眾國成立起著巨大作用。它是抗英獨立運動的中心。

美利堅合眾國建國不久,1861年美國南部11個州維護奴隸制,脫離聯邦政府,成立南部聯邦。北方各州則反對維護奴隸制,反對分裂。作為美國總統和聯邦軍總司令林肯領導人民進行南北戰爭(1861年4月12日—1865年4月9日),波士頓在這場戰爭中旗幟鮮明,是主張廢除奴隸制的北方重鎮。

人民記住在美國歷史上建立豐功偉績的英雄,在波士頓街頭聳立著當年星夜報敵情的普通一兵保爾•瑞維爾黑色的銅像。這點很像紐約,紐約銅像甚多,絕不為一人而塑。大多紀念歷史上在各方面有重大貢獻的人,其中不乏平凡人。如曼哈頓中城東17街的街頭之半身石雕像,是紀念住在這條街的一位作家的。

除了這士兵的銅像外,那戰爭年代留下的痕跡,似乎隨查理斯河碧綠的河水慢慢流逝,一切歷史被封存在博物館裏,街上靜得一點聲響也沒有。就是在白天我再來閒遊,这城市也像夜晚那樣安靜。除主要街道有交通燈自動指引外,不少街道的紅綠燈全靠過馬路的人按電鈕控制。

一個特寫鏡頭讓我深深被這座古城的質樸、純淨的民風所折服……

那是9月29日中午,遊人如鯽。我走在那平坦的紅磚路上,正在欣賞波士頓建築,讚賞它的巧小玲瓏,別具一格。由於這裏聽不到汽車的喇叭聲,我沒留意在我身邊的一輛輛汽車居然停着不前,原来,距汽车不到50米的馬路中心,正有一位老翁彎下腰來撿一張紙巾。待他撿完並安全地走上人行道時,那停著的汽車才不動聲息地駛過。

我禁不住讚歎:“如此素質,非一朝一夕能養成!”

這在18世紀中葉,還一直是北美洲第一大城市的波士頓,現在已是世界科技教育與研究的重鎮。這可能和它重視教育有關。舉一例為證,1620年,英國清教徒在波士頓定居;1632年,波士頓成為麻塞諸塞州的首府;1635年,北美最早的拉丁語學校便在此誕生,這距離當年拓荒者在此定居僅15年。

這讓我想起與波士頓相仿的美國文化重鎮----紐約,在剛結束獨立戰爭不到60年,百廢待興。當時人口有50萬的紐約僅有兩間私立大學(少於三百名大學生)。這嚴重阻礙紐約發展,於是政府在1847年創辦美國規模最大的公立大學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紐約市立大學),面向工人和移民子女,讓學生免費讀大學。

看來城市的成長,離不開教育。整个国家亦如此。如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把退伍軍人送上大學,甚至送到哈佛大學去,後來這批人成了美國的棟樑。

波士頓現有大專院校80多所,為全國各州之冠。這一點遠勝於紐約。著名學府有哈佛大學(1636年建於劍橋)、麻省理工學院(1859年建於波士頓,1915年遷至劍橋)、波士頓大學、東北大學等,專業院校有波士頓音樂學校、麻塞諸塞藥學院等,還有從事特殊教育的賀拉斯曼聾啞學校、麻塞諸塞盲校等。

我們的車沿著查理斯河河畔緩緩行駛,河濱的帶狀公園,聽說每年美國國慶節前後那一周,夜夜笙歌,民眾可在如席的草地上免費觀看多種節目。其中以平時票價昂貴的波士頓交響樂團免費演出最吸引民眾。

在波士頓這邊看劍橋,在蔥綠中凸現的圓頂的白色大型建築物,呈U字形展現在眼前,像是一把銀白的鐵鉗,鉗住了綠茵茵的草地和千姿百態的老樹。這與波士頓以棗紅為主以白色滾邊的建築物相互輝照,我敬佩那位建築師這樣的藝術眼光,好一塊調色板,紅白綠相映成趣。

那白色的建築物原來就是有名的麻省理工學院。我們的車駛過麻省大橋,從波士頓來到劍橋。走進麻省理工學院的主樓,我見到好幾副東亞面孔。主樓外一片綠油油的草地,男女生在玩橄欖球。畢竟是學理工科的,這兒的女生比哈佛的來得開朗、活潑,有點像男孩子那樣。

靠近街邊,麻省理工學院校門兩側有兩座白色建筑物,其造型有點像歐式神龕,上镌刻世界有名的科學家名字,其中我認得有個是達爾文。

離開麻省理工學院,沿著查理斯河河畔散步至泊車的地方,沿途像波士頓的街道那樣乾淨得一片紙屑也沒有,這讓我想起中午看到的在馬路中心撿紙巾的老翁。一股濃郁的文化氣息撲面而來,讓人心靈接受洗禮,頓時感到置身於超俗、高雅、文質彬彬的氛圍中,不知不覺亦苛求自己的一言一行。

昨日雖隨紐約詩詞學會進了哈佛大學,在我的要求下,車仍向哈佛大學駛去。我又一次走進這世界有名的最高學府。如其說麻省理工學院以白色取勝,那哈佛大學就以紅色為主,它不像麻省理工學院用的是水泥混凝土,而是用紅磚,校道與建築物的牆壁皆如此。除麻省理工學院主樓外,這兩所大學的校園比起哥倫比亞大學遜色不少。至於這三所大學在世上的贡献,各有千秋。

要看文化城的氣質,除大學外還需看村鎮。我投宿的伊士頓鎮很小,一幢幢別墅式的民房坐落在森林中。這裏居然有古色古香的圖書館,其外表比哈佛燕京圖書館還美,比它稍小些,聽說是一位富人所獻。還有一個很大的公園,裏面種有各種瓜菜和飼養羊豬牛等,每逢週末,在這裏開party,大眾同樂。

當我告別查理斯河時,那河水帶著寧靜在我眼前優哉遊哉地流去,讓我再難以嗅到當年的硝煙。
                   
2007年10月3日

附:三所名牌大學照片1,哈佛大學2,麻省理工學院,3,哥倫比亞大學。

恩師賀祥麟教授讀後感言:

葆珍:讀了您剛發來的波斯頓遊記,非常欣賞。這一篇文章之所以寫得很好,最主要的優點是它有豐富的文化內涵,使人讀了長知識----增長歷史和文化知識。波斯頓是我非常喜愛的美國城市之一。我喜歡它的悠久歷史和文化,喜歡它的古老建築,喜歡哈佛和MIT兩所大學,尤其是哈佛大學。 我還特別喜歡它的那條“步行街”,古色古香,除了市場外, 旁邊還有一個雄偉而美麗的教堂。波斯頓是北美洲的驕傲,它能夠引起我們的無窮遐思,發思古之幽情。您在文章中記敍了這個城市的歷史,也是美國的歷史。那些Puritans遠度重洋,到達了新大陸,懷著極大的勇氣和美麗的理想,高舉義旗,終於戰勝了英國。我作為研究生在年輕時候讀美國早期文學和歷史,就對那一段歷史異常神往。所以說, 寫文章除了必須有感有內容有文采外, 有時候還應該有濃厚的文化底蘊。向您祝賀,希望您繼續前進,百尺竿頭, 更上一 步!祥麟,2007年10月4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