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夢
       (現居香港)
更多>>>   
我是目睹你嚥盡最後的一口氣離開


我是目睹你嚥盡最後的一口氣離開 
          冬夢

----悼愛魚“肥仔嘜“

妻哭了,很傷心的哭了,而我是目睹你嚥盡最後的一口氣離開。

今晚我推却了和廠家的應酬,跟妻會合後,提早回到家裡,我們都知道,今天是每周定時替你們做“家居清潔”,這是我們當作一種樂趣的工作,當清洗完畢後,看到你們開開心心的在缸內游來游去,妻和我愛靜靜地在缸外看著你們,我們都感染到這種心靈無聲的歡樂的氣氛。

跟平時一樣,甫入客廳,妻同時也將魚缸的光管扭開,我在書房內突然聽到妻急促的喊聲:“肥仔嘜”(註)死了!我連忙步出客廳,看到你直挺挺地反著身子飄浮在水面,而你的五位兄弟似乎感到大事不妙的,在缸內無精打采的游動,有異於平時見我站在缸邊,全部湧上水面向我歡迎向我討吃。

奄奄一息的,我把你撈上來放進水桶裡,將你身體翻過來,你艱辛地游了數下,終也支持不住,慢慢地又翻轉身子,細小的眼晴,定定地瞪著我,嘴巴一張一合的,似乎想跟我說些什麽,這一刻的生離死別,我何嘗不也錐心蝕骨的痛?

你陪伴我們兩年多了,當初你跟五位兄弟住進來,從身型、樣貌看來,你明顯比他們強壯、討好得多,年前離去的“波波”跟你同一顏色種類,你們感情也至為要好,記得“波波”離開時,初初幾天你似乎發現不見了要好的伙伴,整天茶飯不思,連心愛的魚糧也不想吃,需待過了好一段時間才恢復心情狀態。

終於看著你在水裡無聲息地,完全不動了。

沒料到事隔年多,今晚,你竟在毫無預兆下,遽然離開我們,離開這個世界。很抱歉!我未能待你如“波波”一樣,和牠合葬在家居樓下的園子裡,你畢竟從水裡來,我替你遻擇在水箱按一下去水掣,無論你飄到那兒,都會同樣是屬於你的,有一個完全是水的世界。
希望你明白,我不是對你無情我不是對你殘忍。

註:家裡飼養的數尾壽星金魚,每尾皆有名字,“肥仔嘜”乃今次罹亡主角。
後記:今早往魚店買飼糧,跟老闆談起,從“肥仔嘜”死亡徽狀看來,會是藏卵難排所致而亡故。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