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偉強
       (現居香港)
更多>>>   
曾偉強◎長洲櫻花落(外一首)

長洲櫻花落(外一首)    ■曾偉強



歲次乙未,大年初五。老天爺臉帶憊色,到底是困春無力,還是心存休戚?

也許,是惱人春色,年復一年的沉抑。

這一天,踏浪也踏青,走春客迎向長洲。日陽乍現撣去雨粉,後街背巷閃現靈光。

峻節清風,摶扶搖而登南山;無心過客,拊春秋而賞山櫻。

來自寶島的關帝像,坐鎮山上的忠義亭。漆以品紅,蓋以琉璃。亭前山櫻,曾經蔚然成林,枝繁葉茂。

無奈是南陲小島終非故土,啞鈴浪風亦非山嵐。隨像離台,實非本願。越洋飄泊,如何生根?

如今,是英雄遲暮,還是鄉思病體?眼前孤伶伶的一株山櫻,氣沮而未餒,殫力而未竭,無言地守候沉睡的戰友,期盼武士們一朝覺醒,展英姿,順風雷。

放步亭前,觀落紅飄雨,感旦夕之常;聽緋寒哀音,悟四時之迭。誰道櫻花落盡春將困,際此櫻花幾點迎早春。但願眼下山櫻,明春英風勝往年。

●無憂樹   

傳說,摩耶夫人做了一個夢。

在夢中,四大天王送她到雪山,置於大娑羅樹下。天王的妃子為夫人沐浴更衣,飾以天花。

這時,一頭如雪白象,從黃金山上下來,繞着夫人轉了三圈,然後從夫人右脅鑽進體內。於是,摩耶夫人便有了身孕。

四月八日,夫人往藍毘尼園中,日初出時,見無憂樹花葉茂盛,即舉右手欲牽摘之。菩薩即從右脇出。

從來沒有想過,傳說中的無憂樹,真的存在於地球上。

那一個下午,信步南昌公園,看不到黃花風鈴木,卻遇上盛放無憂樹。

樹幹峨然,其葉似槐,然葉柄柔軟,撐不起葉片,故而嫩葉垂下,宛如飲飽雨水的紫色袈裟。其花艷紅,花序狀如火炬,覆蓋樹冠,恍若金色寶塔。

傳說,無憂樹能消除人們的悲傷,安坐樹下,任誰都可忘掉所有煩惱,無憂無愁。
若真的如此,地球應有七十億株無憂樹。

一種因緣,一刻轉念。佛法原來不在西天,就在伸手可觸之處。



(原詩見刊於香港散文詩第49期P15 2015年6月)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