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現居德國)
更多>>>   
雨絲飛濺的巴黎



那頂天立地的鐵塔疲累於
被名氣騷擾的喧嘩
蒙娜麗莎似笑非笑的厭倦於
羅浮宮裡千萬對仰望的眼光
只有雄霸整條長街的凱旋門
與皇氣逼人的凡爾賽宮還
傾聽聖母教堂晨昏的提醒
塞納河上古雅迷人的石橋街燈
是一道道走不完的浪漫情懷
不讓紅磨坊及艷麗的人妖
沾染時空風情

那群未成名的畫家
在白教堂撑起滿街飄盪的夢
那香脆的法國長麵包呵
嚼出故鄉舊時情意
露天咖啡座揚起人間悠閒的美

走在雨絲飛濺的泱泱古典裡
那雍容華麗氣度堂皇的屋宇
那特色的欄杆有西貢的夢影
窄而長的街衢溢滿
得得馬蹄聲中仕女香車的倩影
琉璃金字塔欲在古蹟堆裡
炫耀的燈把混身硬朗的鐵塔
閃得活像個逗人歡笑的小丑

雨絲飛濺的夜巴黎
是否還飄著戴妃魂斷處
淒迷沾雨的花香


寫於 18.04.06 德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