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現居德國)
更多>>>   
燕子◎霧起時

霧起時    燕子



1973年時,我曾寫過一首名為《霧起時》的小詩:

霧起時
我要去了
莫要繫瘦我
以一眸淒迷的揉藍



霧起時

紅石子小路
齊膝的草青青
只是  我要去了
霧起時


我  要  去  了



每次看到霧,都會想起這首小詩那不由自主的無奈背景與那很淒美的意境。霧起時,無聲無息,霧散時,也無息無聲!好多年前,到舊金山遊金門橋,到達目的地時,卻不見橋影,只見濃霧,不見海與天,但卻見汽車出入霧中!這給我一種很奇特的感覺,明明橋在其中,卻空茫一片。我們肉眼的能見度真是這麼有限嗎?在同一空間裡的實物,也會被迷惑不見,何況在別的空間?而真實存在的東西,雖不怕被迷惑,但卻隱而不見。佛說色不異空,空不異色,本來是一不是二,是否即此境界?或心中也一如霧境,不能辨別真假?

霧以輕柔虛無的一色灰白把實境去輕描淡寫,去重重疊疊,去濃妝一個迷朦世界,去迷惑你令你不知身在何處?不知前境。有人自己走進霧裡迷在霧裡而不自知。有人獨愛霧裡若隱若現的那種朦朧的美,甘願被假境來迷惑自己的感觀。盧山經常被罩在霧裡,成為霧境,而得睹盧山真面後又給自己什麼啟示?最要緊不要被霧迷心竅,不怕霧起,只怕撥遲!當霧起時,能及時把霧撥散的人,能有幾個?

霧起時,確實能造出虛無飄渺的氣氛,也能把一些醜陋過錯蒙住,霧散時,一切都現形了,是否自欺欺人?霧雖能把真實暫時隱去,但又何必去令霧起?女人喜歡化妝掩飾其真,或去更添增其美?洗盡鉛華時的樸實,是另一種清新的真與美,不是也一樣令人感到喜悅嗎?但這個世界是太注重與追求形式的美,這只是霧起時的假象,而人是經常忽略了相由心生的真實,不願或也不知如何走進內心的宇宙去撥霧!這真是很可惜的一件事!要知道,霧裡不知身是客!一朝醒悟,知道原來自己只是作客世間時,還來不來得及去反客為主呢?

寫於22.11.15 德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