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現居德國)
更多>>>   
燕子◎春色有禮(外一首)

春色有禮(外一首)    燕子



那嫩嫩的春色,已漸漸掛滿枝頭,輕柔的搖曳於春風裡。一種無名的喜悅,來自久被冰寒包裹後的鬆懈。

縱然烏雲經過,也不願再讓自己的影子被活埋。

而春色有禮,總愛輕輕問:別來無恙?我也總以淺笑還禮。春夢雖無痕,卻也夢過,幾時才能覺後空空無大千?

而當春歸時,不必相送!春色早已點破草色,不要只顧拼命的去綠,而辜負了鳥語花香的一番美意,及詩人用根根鄉愁吟成的詩篇!

可知道春天是沒有家的,它是用生命在時光裡輪迴流浪,是一個不願改變無常的流浪客,還牽著夏秋冬一起周而復始的兜圈子。春天,你到底累不累?

而家在那裡呢?我要用一顆不被春暖夏涼,悲秋嘆冬所影響的心,去尋那本來是真常的老家。春色有禮,千萬不要阻攔那尋根的心!


●綠色的陽光   


我躺在綠色的陽光裡,暖洋洋、軟綿綿、不再是夢,不再是電影上的圖片。我在其中明白多少年的嚮往, ,在幾日之間,竟如斯突兀的實現了。幾乎不相信, 如果不是穿了毛絨衣還覺得冷的話,中歐的夏天啊!陽光,在突然之間怎麼變得如此柔和了呢?不像西貢,更不像馬來西亞,黑色的皮膚也會被這裡的陽光撫白。

街上,我說:朱古力與奶油的房子,一幢一幢靜悄悄擺在整潔的柏油路旁,是擺著的糖果玩具屋嗎?是聖誕卡上的風景嗎?我是走進童話的世界裡嗎?童年的幻想,就在眼前,朱古力的屋頂,奶油的牆,朱古力嵌櫻桃的門與小窗,這是曾令我垂涎與夢想的房子。我說:這樣的一幢房子,要吃多久才能吃得完呢?而現在,什麼都不是,我是在現實的風景裡,不再是幻想,街上走過的金髮小孩,是真的洋娃娃。

街旁的蘋果樹,超級市場裡的各式令你眼花瞭亂的東西,與及在夏天也得披上毛衣的天氣。一切都令你想起西貢,強烈與截然不同的對比啊!在馬來西亞,我們看到黑皮膚有點刺眼,現在,金髮人看黑髮人是否會有一種特別感呢?而這裡的空氣是多清新,自由的香氣,從每個院子的各色花香裡溢出,溢了滿街、滿鎮。我們無囊裝載,不必裝載啊!我們已無須擔憂它會突然沒有的,熱心與親切的德國居民為我們送來寒衣,新聞記者、電視影員、不斷來作專訪。有的家庭已獲分配進入各省定居,亦有省代表專程到訪,關懷之情流露,難民一下子成了寵客!

在簡潔寬敞與全電器化的廚房裡,我們弄我們愛吃的東西。快速、方便、清潔、這是在西貢難得有的。媽媽幾時能擁有這樣一個廚房呢?餐桌上擺著一大盆水果,桃子、蘋果、梨子、葡萄都有!這在西貢是昂貴的果子,還有橙汁可解渴,紅酒可禦寒。而我,卻不能與家人同享,沒有親情,一切誘人的東西都似乎失去了味道。我咬著蘋果,嚼著梨,而我年邁的雙親啊,此刻是否在吃麵條拌糙米飯與雜糧?有剛自西貢來德的人說,西貢的米糧等都在高價爭購之列,我吃著吃著,口裡卻吃出了鹹鹹的淚。

而我躺在綠色的陽光裡,暖洋洋、軟綿綿,而誰會撫到我心深處的冷意?



(原詩見刊於香港散文詩第49期P61 2015年6月)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