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哭泣吧,海洋上的高山!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哭泣吧,海洋上的高山!

哭泣吧,海洋上的高山!       ◎郭乃雄◎

那是死神的家鄉

惡毒的咀咒化身水蛭每天

伏在島民身上一口口的吮吸

多少年來無可改變的命

饑荒和疾病蹂躪

島上的每一寸貧瘠土地

淚水是

用以灌溉靈魂的唯一淒涼水源

當年的哥倫布就已

預感這是一個看不到希望陽光的地獄

一場天花敲開大門

島上的印第安人就被打包

裝進潘多拉盒子裡

繼之黑奴販賣

多少的啼血使人性之恥

煥發著玫瑰似的血豔神采

宿命竟是如此

綁在一只斷線風箏

飄向雷電交加的天涯盡處

虐殺無止境

黑夜無窮盡

西班牙人雙手染血把金礦淘光

去了

展開另一場殺戮的拿破崙雄兵

來了

然後的獨立一百年

九十個獨裁者

玩著貪婪與暴虐之輪流坐遊戲

不幸總被另一個

更不幸所取代

天災成了這個死神家鄉的常客

颱風海嘯瘋狂地接力演出

邪惡戲碼從來不鞠躬謝幕

阿爾革亞的權杖頻頻發號施令

這個災難之神每次都喜極

一飲而盡手中的血腥金樽

如今的地龍翻身

王子港一夜之間又慘變

全民的哭墻

十萬生靈在廢墟下竟

虛無得連天地蜉蝣也在竊笑

三百萬人張臂向天

含淚焦等上帝永不可知的

憐憫

哭泣吧海洋上的高山

哭泣吧沒有歡笑的咀咒之島

生存已淪為一個空洞贅詞

神的足跡

走不到的地方那是

地獄的名字也是

你海地的名字


 ---完稿於海地地震發生之次日

註:海地的原名是“海洋上的高山”,也叫“龜島”。


 

 

回應
右手寫新聞,左手寫詩,乃雄這一篇作品是兩者的拼合。

四川大地震後,乃雄寫了【菩薩的手】。一句:

[絕不容黑暗戰勝光明] 是那么達觀與豪情。

隔了兩年後,同樣面對天災,詞句變得多么無助及辛酸:

[宿命竟是如此
綁在一只断線風箏]

【菩薩的手】描寫了人間的溫暖有情 :

[菩薩的手不會鬆開
世人更會為你祈禱]

在這篇詩作,乃雄對人性卻充滿了懷疑批判 :

[虐殺無止境
黑夜無窮盡]

命運的安排確實令人頹喪及難以接受!但愿死亡,確如艻格拉底或其它宗教所認為的,只是一種變遷和再生。惟有如此,我們才可以從容面對如乃雄在【To Be, Or Not To Be】 一詩所形容的未來日子:

[天災瘟疫飢荒動亂
俱幻化成外星奇兵
空降地球
不是為了統治
而在玩摧毁。]

比較起來,莊子對生不必喜亦不必厭,對死不必懼亦不必樂的曠達觀點仿佛對現實世界正在承受的災難起不了什么作用。



留言 : 婉娜, 10-Jan-19, 03:32:16
2012年還沒到,海地便出現大地震,亡魂十數萬,慘絕人寰,瑪雅人的末世預言難道要提早降臨?出於一個寫詩的人之自然反應,我立刻振筆寫下這篇作品,不算很好,但想到自己已盡到一個平凡詩人的起碼責任,內心便覺釋然。詩是感情的產物,但不是老寫男女之間的海誓山盟,卿卿我我就是詩,寫其現實世界的其他一些大事,抒發個人感懷,同樣也可是詩。法國大文豪雨果說過:“詩人有兩隻眼睛,其一注視人類,其一觀察大自然。”希望以這句名言和大家共勉。
留言 : 郭乃雄, 10-Jan-17, 22:23:06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