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塔裡塔外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塔裡塔外

塔裡塔外     ◎郭乃雄◎

從這一端走到另一端,秋天裡究竟要和多少落葉擦身而過?

看到秋葉用身軀裝飾大地,不期然想到藝術家的美麗殉道。

坐姿,已然放得很輕的了。

就怕壓疼了它們在秋泥上伸展的每根藝術細胞飽脹的神經末梢。

願自己的體溫化作多情愛撫,在秋葉的懷裡,眼神不再隨蝴蝶織夢。

一葉一世界。

從第一片落葉開始,這個世界就被掛在藝術家的畫布上。

葉紅如火,斑斕如繡……


天才橫溢的秋葉,把季節譜成一闋無聲的樂章,音符原來可用詩的顏色來深情孕育,引發的遐想,是如此的空靈。

嘗試空出自己的靈魂,接納這個有些虛無的世界

風中的落葉,多像貝多芬小品“給愛麗絲的一封信(La lettre à Elise)”,戀戀琴音,總是幽幽鬱鬱,袅袅逸逸。

你會聯想到荷塘的漣漪,聯想到窗壁的淚珠,聯想到無數個的無眠夜。

來到夢的小河邊,從這一端搖到另一端,秋就是這麼寥落的搖了過來。

失意的秋,會否比代表希望的春,愛夢的夏,皎潔的冬來得更扣人心弦?

哪天雨絲也加進來對話,朦朧的心靈互動,寫入了莫內*,寫入了印象。

張愛玲說,雨像一張柔軟的網,網住了整個秋的世界。

但,何不說雨絲使得秋天更像一個塔裡的女人呢?

唱出“以長夜的無眠換取垂死天鵝的悲歌……”*成就經典的美!

秋天就是這個樣子,頹廢地過日,落葉常把你寵得比平時更加多愁善感。

擁抱雨絲,那股直接,是夢境裡無法體驗得到的情緒潰堤。

你不覺得嗎?

楓林深處,有座孤獨的塔,總令人幻想裡面住著一個寂寞的女人,守候她與浪子可能邂逅的一段霧水愛情。

所以秋的臉龐,永遠寫滿期待,勾畫著天涯海角的美。

此情可待,秋色釀成一杯調了落葉梧桐的醉人苦酒,喃喃呈高海拔的醉。

風景會不會有點高山症?或是季節的美麗自殘?無論如何,在秋的無聲樂章裡,詩的個性極敏感極脆弱。

擦亮手中的三根火柴,梢枝下的童話,雖是一點微光,也已足夠。

教人煩惱,是季節一開始便拒絕了快樂。

註:
* 摘自蔡琴唱的“塔裡的女人”之一句歌詞。

*莫內,法國印象派大師。

*貝多芬“給愛麗絲的一封信”: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73_d_u6yN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zALKZoiczw&NR=1&feature=fvwp

 

回應
三根安徒生的火柴把乃雄的作品照得又亮又有暖意。你的文章表面總是冷冰冰,高傲的,其實自有一種潛在的溫柔。請唸一唸:

放得很輕的坐姿,
幽幽的貝多芬樂曲,
擁抱雨絲,
梢枝下的童話。

這篇秋的思緒可夠熱鬧了。在裏面我們可以找到莊子【蝴蝶夢】的影像。【一葉一世界】是否六祖慧能偈語【菩提本無树】的提升?又或者是【一沙一宇宙】【一花一天堂】的布萊斯對人生自信又浪漫的體會?

貝多芬的音樂像一陣秋風,朱自清的【河塘月色】亦隨著音符出現。塔裏不一定是寂寞的,卻可能是豪放女的女人與蔡琴渾厚,催眠,感性的歌聲有幾分共鳴?使人神魂顛倒,多彩多姿的莫內也不甘寂寞的來到現場。

多愁善感的落葉終于忍不住流淚了,它的感慨比杜甫的【秋興】强烈得多了 :

玉露凋傷楓樹林 (杜甫)
荷塘漣漪窗淚珠。

好豐富的秋天盛宴也好沉重的心靈。你能讓樹林的精靈把你的愁绪帶走嗎?你能空出你的靈魂嗎?你的心境走得出困著自己的象牙塔嗎?

但愿你那片掛在畫布上的落葉,經過飄飄浮浮的秋雲,醞釀而成為歐亨利筆下的貝爾門那片人世間最溫情的長春滕葉,讓秋天獨有的顏色帶給我們一絲奧妙的生命光彩。


留言 : 婉娜, 09-Nov-23, 01:06:07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