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拈花微笑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拈花微笑

拈 花 微 笑               ◎郭乃雄◎
 



我思故我在
我在故我思

花笑故花在
花在故花笑

自我常放空
天地花自開

有相庭前樹*
無相柏樹子

拈花且微笑*
不說直不說


郭乃雄 2007 06 21 巴黎

註:
*趙州和尚以「庭前柏樹子」來引喻達摩東來傳禪之極意,自此成為禪界名句。
*佛祖開示法門,手拈金婆羅華的金色蓮花,逐一示人,不以言傳,眾不曉其意而默然,唯大迦葉破顏微笑,釋尊見狀,喜見這位高足具般若眼,涅槃心,能識「實相即無相」。


回應
仲玲:
讓我再補充:“拈花微笑”不是甚麼好詩,但下筆時頗耗我心神。因為我欲借詩句(可惜圖片未及配合刊出)對唯心論和唯物論之間的關係,作一粗淺探索。
“我思故我在”是來自法國十七世紀偉大哲學家笛卡爾(Descartes)的名句:“Je pense, donc Je suis.”笛卡爾是絕對懷疑的鼓吹者,他認為他所接觸的“真實東西”,都是來自感覺,但是“我發現這些東西常常欺騙我們!”所以他對人類的一切認知結果抱懷疑態度,甚至連世界的真實性也懷疑,理由是現實的東西有時也會出現在夢境中,他質疑:“整個世界究竟是否一場夢幻?”
笛卡爾的人生和夢境難分,和莊周的夢蝶很相似,在崇尚唯物論的共產國度裡,笛卡爾被批判為極端主觀的唯心論者,非常大逆不道。因為,服膺唯物論的人,認為存在和物體必先於精神和意識,不容質疑,這就是我寫的“我在故我思”“花在故花笑”,這和唯心論的“我思故我在”“花笑故花在”正好互相打對台。
詩中提及的人和花,雖是實相,但實相無常,亦等於無相。佛經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離一切相,稱為無相。”意思是要大家別計較眼前諸相,應以超脫歧異及差別的層次來看世事。其實,人只要常常放空自己(超脫諸相),心中自然百花盛開。
我慧根不足,想三言兩語講出大道理,結果可能讓妳和眾文友聽得如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了,若如此,真是罪過、罪過!
留言 : 郭乃雄, 07-Jun-26, 09:49:16
仲玲:
先給妳講一個故事:一個信徒買了兩盆花,最好看的一盆要獻給佛陀,較不好看的一盆則留給自己,他一路走來,心裡不斷嘀咕,拿在手中的花,究竟哪一盆是最好看的?他越想越迷糊,心緒亂成一團。當來到佛陀座前,他請教佛陀意見,問哪盆花是最好的?佛陀微笑回答:“放下、放下!”那人還是不解,反覆問:“放下哪一盆?”佛陀的回答依舊是:“放下、放下!”結果,那人心煩意亂,兩盆花都打破了。這個故事,不是要大家放下哪一盆花,而是要放下心頭的包袱,放下塵世的困擾,若放不下,那你永遠都難於選擇,智慧也難於增長。
我每次把作品發出去,都努力嘗試“放下”,儘管有時做不到,還是努力去做,因為只有“放下”,我們才可得著,然後再出發,求更好的。佛陀反覆說“放下、放下!”我欲東施效顰,將之演繹為“不說、不說!”即詩中的“不說直不說”。仲玲,妳也放下吧!
留言 : 郭乃雄, 07-Jun-26, 08:26:38
謹寄上小小意見,與郭老師交流,如有不對請莫見笑!

前面八句都好,只最後這句:不說直不說,不大好.佛祖既拈花但笑不語,那肯定是簡約不累贅.何勞重複"不說"?我以為若改成如下:

   拈花且微笑
   不說無須說

這樣就不會重複,會否好點 ? 請大家意見交流.


"拈花微笑"一詩,禪意深入.讀郭老師這首詩,又感受郭老師正當失意時.真怕郭老師一時大悟,跑去當和尚!
到時郭老師對我們一眾詩弟妹講:
『當我做和尚,和尚當我做!』(嘻嘻)

留言 : 鍾靈, 07-Jun-25, 21:32:46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