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婉娜
       (現居美國加州)
更多>>>   
王婉娜◎秋天的心情(外一首)

秋天的心情(外一首)   王婉娜



一片落葉是一個深情的祝福,秋天數不盡的殘青是代表多少的愛?秋末時分,令人格外感覺到生命的變幻無常,消失總是在瞬間。

我們默默地在愛的邊緣小心掙扎,祈求和有限的歲月作個拔河賽。

春天花開時,我們小心翼翼在錦繡花圃上行走,怕踏傷一地的繽紛鮮艶芳華。

秋天踱步在排山倒海的落葉上,踩著乾澀的殘魂,心中卻是毫無憐惜。

只因為我們習慣尊重美好旺盛的生命,不捨繁花的色彩,忽略了有一天我們亦如殘葉落地,風霜滿佈臉上。

漂浮在空間的枯魂橘紅如夕陽,轉眼就會淪落為烏黑的塵埃。

殘葉和死亡有時竟是一個同義詞。

不管你的過去是朦朧的秋雨天,還是明朗的春陽天,但愿,你在以后的日子,對身邊的人,付出多一點的關懷,  讓冷漠的秋天有點就算是虚偽也好的暖意。

藉著這點暖意,我和你約定一起等待春的復甦,償還給我們一個美好的心情。

●重逢     

下雨的秋天,公園一片寂靜,只有我們踩在腳底下的樹葉沙沙作響。

地球仿佛停止運轉,心中玲瓏的學生歲月卻躍然起舞。

我看著你,你看著我,互視對方,懷疑面對的是一面蒙塵的鏡子,或是戴著歲月的一副面具。

三十八年已過,莊子與惠子友誼之夢是否由我們繼續延伸?

我仍然是坦率的楊過,你,還是豪邁的喬峰嗎?

都到了道再見的時刻了,我們拍照留念吧。

留得住如秋天的中年嗎?留得住重逢的喜悅嗎?

一切已成過去。

惟有我們的心如高山如深海,永遠相依相靠。

今後,還是撑著雨傘各走各應走的風雨路。

只是在有夢卻無眠的晚上,偶而,你我的影子會交映在對方的心窗。

如果說,有掛念,有等待是幸福的,那麼,今日見了,將來的日子應更是無憂無慮,無思念,豈不更該灑脫起來?

「白髪三千丈,緣愁似個長,不知明鏡裡,何處得秋霜。」

與其沉醉在李白華髪多如秋霜的悲哀,在秋風愁雨的樹叢下,我們試圖重溫蘇東坡老友陳慥「無愁可解」的曠達:

「光景百年,看便一世,生來不識愁味,問愁何處來,更開解個甚底,萬事從來風過耳,何用不著心理。」

終歸等不到雨停。我們只好裝作不在乎,你看不到我濕了的雙頰,我看不到你濕了的衣襟,繼續迎著雨走我們的路。


(原詩見刊於香港散文詩第49期P61 2015年6月)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