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詠物短章(三首)

詠物短章(三首)   ◎楊永可◎



●●西坑茶
   
西坑是粵東海豐一處僻壤,一個坡巒綿亘繚繞的山區。這方得天獨厚之地,茶樹的韌根,在山地的峰谷倔強切入,長出無以倫比的嫩綠,鮮活嬌巧,卻又大氣磅礡。

一棵棵茶樹,根是那麽執着,葉是那麽纖柔。從土地吮吸養分,從土地求索精粹。終於以靈魂的甘泉,貯滿一壺壺歲月的香醇,斟滿一杯杯生活的溫馨。

咀嚼千年滄桑,品味紛繁苦澀,在茶農的汗光裡,出脫高雅的風情,光耀西坑的人傑地靈。

春分與清明,是西坑茶如詩的花季。如林的茶樹,總以明媚的形神,掬出青春的膏腴,輕巧跳躍在採茶女的指尖上,讓茶農的簍簍筐筐,都裝滿如金似玉的春光。

 在山魂的高峻和厚重中扎根的茶樹,永遠是故鄉的珍奇和瑰寶。

 茶農在西坑肥沃的心田,栽種茶樹偉特的風姿。

一方水土生養一方人物,一方水土生養一方風物。茶農與茶林,因有溫潤的美夢滋澤乾渴,便沒有了哀怨和慷嘆。

茶農,唱着歡快的衷曲;茶樹,唱着年青的春歌。

西坑,因人物風流和茶葉稀世,聞名於遐邇。

●●梅隴薯菇

因地殼的變動,由海灘涂隆地而成的梅隴水田,是種植薯菇的福田寶地。

薯菇頑強的生命力,茁長翡翠般的綠葉,千株萬株,大有雲蒸霞蔚的壯觀。最終結成一個個渾圓的塊根,成了珍稀的菜餚。

在故鄉的餐桌上,夾一片香脆的薯菇,總會嚼出濃郁的鄉情,總會嚼出峻美的品位。

我不是一個饞嘴人,梅隴薯菇的可口,猶牽拽着我一如海天飛鴻翼曳彩雲的思戀,令遊子與故鄉雖遠隔千里心卻咫尺。

熱愛故鄉的文人,必會從故鄉的一木一草、一物一品中,吮取文情詩意,從而飽蘸濃墨,寫出佳作,走向世界。鄉土,是文學植根的沃土。

故鄉的薯菇,有多少詩文曾謳歌過?我這一介書生的拙吟,會使其眉開眼笑嗎?但願吟聲在葉尖上湧動,婉轉而恬美。

我的繾綣情結,正繫着梅隴薯菇的精美,欲在生活的綠蔭中,啼鳴經過歲月洗滌的鸝歌,為故鄉的特產,譜就一曲遲到的禮讚。

我的喋喋不休,正是深恐疏漏的衷言。

無意耽誤薯菇的生長,新霽的朗朗陽光,必將照亮純真的思想。

我亟盼從稼穡中收穫良知,我的薯菇!

●●紅草蠔

蠔,是牡蠣的俗名。這個俗名,既有雄性的豪氣,更有慈淑的懿德。蠔,殼硬,肉嫩,以剛蓄柔的海洋貝殼類。

汕尾城區的紅草蠔,海邊的淺汀,是養蠔的聚寶盆。蠔民在此投下石頭,蠔有了背附之基,便長出鮮嫩的美肉。在高貴的餐桌上,食之不無大快朵頤的珍感。

蠔肉,滋養品;蠔殼,藥用物。蠔一身是寶。

蠔會一個附着一個,長成蠔山。這種神奇,令人嘆為觀止。

紅草之蠔,像綺夢一樣美麗,像花馥一樣清雅。

蠔民常駕着葉葉輕舟,在波光水色中,載着流金歲月悠悠前行。

在陽光下,蠔民黝黑的臉龐,綻放着燦爛的笑意。

到紅草不美餐一頓蠔肉,即枉此行。這正是紅草蠔令人魂縈夢繞的緣由。

紅草蠔民的一路行色,是一頁稗史章,把往昔的憂愁和今日的福祉,長留行間;

紅草蠔民的一路行色,是一面好鏡子,把生活的神韻和遠矚的顧盼,美示於人;

紅草蠔民的一路行色,是一支生花筆,把奮搏的爽朗和稼穡的厚澤,寫成詩篇。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