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俯拾的詩情 (歸耕/農家小院/鄉溪/掃帚)

俯拾的詩情     ◎楊永可◎



●歸耕

落日爍金,火燒雲濃彩重色,把鄉村的黃昏渲染得情色并茂,只可惜為時短暫。

歸耕的人們,背負着鄉村沉重的歷史,耕耒着農家稼穡的豐稔,與老牛小犢行走在疲累和喜悅之中。

獨守路旁寂寞的野花,深諳即使在荒漠的處所,也會在墾播中,崛起充實的生命。

夕照璀璨着汗水浸潤過的壟畝,依依眷戀,就像耕者心懷農事,思緒在翠綠和金黃中縈繞。

暮色蒼茫,欲與新月深情對話,渴望着人們的心空,又架起七彩的虹橋?

斷續蟲聲,不時入耳,不再像斷弦的琴瑟,沉寂無籟。夜的序曲開始鳴奏了。

路邊水渠的琤琮流韻,能鎖住落紅漂流的遺恨嗎?歸耕的人們,沒有顧察這些,情切切走向村莊與家門。

燈火陸續點亮村莊的眼神,收貯着勞動創造出來的歡樂,絲毫沒有感慨人間美好的事物來之不易。

流螢在懷舊的天空,飛舞着悠悠往事的纏綿嗎?

再簡樸的家,都是溫馨的暖巢。生存的厚望,讓家衍生牽掛的懿德。

歸耕的人們,是鄉村此時最生動的詩眼。

●農家小院

我是從農家小院飛出之鳥,揮汗如雨,在城市的樓林中,築了一個小巢,蝸居着生存的欲望。

這農家小院,常是我泊夢的港灣。夢,賦予農家小院斑斕無比的色彩。

小院的竹棚,爬滿綠葉和藤蔓,垂懸着洋溢着泥土氣息的絲瓜和秋瓜,美勝芍藥和蝴蝶蘭。

我也喜愛屋後的桑樹。桑葉是農家清熱解暑的良物,桑椹更是我們解饞的珍品。

村旁的池塘,有不甘寂寞的蛙鼓,有喜歡高調的蟬歌。潛游的魚蝦,更是我們垂釣的希冀。

時時,割回一筐青草,採回一束野花,使農家小院彌漫着季節的生機。

我漂泊的行囊,裝着從農家小院挹入的鄉情和鄉愁。這是人生的至寶,一直珍藏在我的心靈深處。

清貧的農家小院,永遠是值得回眸的天堂,始終把詩情播撒在我空靈的心田。

這農家小院,又是心中庇護着我之傘,為流浪天涯海角的我,遮擋炎陽暴雨。

●鄉溪

鄉溪,是村莊一條銀瑩瑩的項鍊,還是一條碧澄澄的佩帶?

鄉溪,有詩的流韻,有歌的美律,有着詩與歌的氣質和聲色。鄉溪,又是鄉土詩人手中之筆最敏銳的一根神經。

鄉溪,餵養着村莊美麗的憧憬,使鄉村生存的信念,日益堅強;鄉溪,餵養着村莊豐盛的稼穡,使鄉村古樸的夢想,日益昇華。

鄉溪,是構成鄉村彩墨畫的一撇神來之筆,增添了鄉村渾然天成的藝術魅力。

流動,是鄉溪生命的見證。若一乾涸,鄉溪便會成為有名無實的空殼,失卻了生命的活力。

鄉溪有着無盡的相思,至愛之人是山間的源頭活水。

鄉溪,流淌着千年激情,孕育着鳥語花香的韶華。

綠岸,是鄉溪的裙裾,旖旎着生命的馨香。

鄉溪,請笑納我捎去的久違之親切問候。鄉村的子民,永遠不會忘記奇秀的鄉溪。

我也給鄉溪唱一首歌,誠摯是曲譜,真純是歌詞。這是鄉思歌,這是鄉情歌,只不知是否有關睢的和鳴?

我願我的思鄉淚,滴滴化作甘露,滋潤桑梓濃濃的春色。

我一直在聆聽着鄉溪的心跳,讓靈魂綻開絢麗的花朵。

●掃帚

掃帚極為尋常,卻極為重要。哪一家離得開掃帚?

掃帚說:“人間我是鍾馗輩,萬象澄明始自珍。”

爸爸說:“千污萬垢都除卻,掃帚靈魂更高潔。”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嗎?掃帚除污蕩垢,高潔的靈魂,依然熠熠生輝。

塵世間,多少人像大無畏的掃帚,掃蕩污穢,所向披靡?

掃帚到了愛清潔的勤快人手裡,才能有用武之地,否則,只能老死於牆旮旯。

沉默不言的掃帚,守望着能竭盡所能而派有用場,內心時時捲起風暴。正像枝頭的花朵,在期盼中圓熟與甜蜜。

掃帚不惜日漸消瘦,怒目覓察藏污納垢之所,繼而付諸壯舉,以掃蕩污穢來錘鑄品性,在砥礪中橫渡夢想。

世界天天產生污穢,因而掃帚永遠年輕,壯麗的青春,不會隨着歲月的流逝而蒼老。

我愛掃帚,更願作掃帚。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