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羊城遊思(三章)

羊城遊思(三章)  楊永可




●草暖公園情思

草暖公園,一個噴濺着詩意的名字。

春暖草綠,芊鮮的嫩葉暖色流動,羊城人握著這造化的大手筆,素描了這個嬌艷而壯麗的景象,又擷取這個公園的名字,映襯着這裡地靈人傑的文化底蘊。

泰國芭堤雅紅燈酒吧的浪漫情調是人為的。這裡的迷人風情,如青枝上的麗葩,是大自然孕育的結晶,沒有絲毫的造作。至於芭堤雅人妖的嫵媚體態,更是人間的「怪胎」,絕不能與此同日而語。

置身草暖公園,不由得想起京城西山的漫山紅葉,想起黃土高原茂袤的高粱,想起海南海濱不屈的椰林,想起錦繡南粵撐天的紅棉,想起古都洛陽高貴的牡丹……草暖公園的綠草,以特有的品性,躋身於大千世界的精品屋中。

在樓林房陣和車河人流中,羊城人心目中的草暖公園之草,大有「離離」而「侵古道」與「接荒城」的氣質。

遴選再遴選,我始拈來一個較為貼近的比喻。草暖公園碧草的個性,有如天真活潑的少女,情懷爛漫,晶瑩透剔,玲瓏鮮柔,生機蓬勃而又神秘悠悠。這只能是我膚淺幼稚的感觸而已。

●白雲山索道隨想

從索道登上白雲山,把羊城風光盡收眼底。繁華的南方都市,展開一幀具中國特色的當今風俗畫,扶搖了索道的身價,人類對高度的征服,或於荊蓁草莾中拓路而上,或在懸崖峭壁間攀援而達,都曾經在史頁上寫下悲壯的詩行。如今,現代文明更使此舉姿彩紛呈,奇跡疊岀。索道,只是其一罷了。

我的思緒始終纏繞著另一條饒有情趣的「索道」。由是想起了羊腸小道上的樵夫,泰山石級間的遊人,雪崩旁的登山運動員,升降機裡商住樓之居者,直升飛機的駕駛員……登高的歷史,在人類智勇的開拓中,書寫著步步高登的歷程。此時此地,我好想在心窗點亮一炬燭光,輝照白雲山索道的整個行程。

白雲山索道,是羊城的一處人文景觀,更是我心中的一個驚喜。

我也好想在心中鋪設一條索道,願每一個善良者的人生境界,能節節升高!

●廣州動物園偶拾

廣州動物園以優美環境和盎然情趣,吸引着人們的涉足,贏得遊人的青睞。

百聞不如一見。

在這裡,我謁見了許多未曾謀面的珍稀動物,讓我的詩筆可以飽蘸這些活生生的形像所滲出的彩墨,來描繪心中的詩情畫意。

一切形像,貴在形神兼備。馴服與喂養的驅動,這裡的老虎,減卻凶猛;這裡的豺狼,隱弱戾虐;這裡的河馬,簡少強悍;這裡的熊貓,收掩天真;這裡的猴子,慵於滑稽……這也是有益的開卷,讓我品嚼著一個新哲理。

動物園畢竟是動物園,動物園裡動物的本性,漸漸滲進了動物園所給予的存在意識。

沒有生存鬥爭,沒飢寒襲逼,使這些動物的生理技能徐徐減退,使這些動物特有本性緩緩改變。動物園與大自然生活環境之異,正在這些動物身上或明或隱、或疾或慢地展示。

我雖然羨喜非洲的自然動物園,眼下的廣州動物園,還是羊城一個得天獨厚的好去處,是一本富有情趣和理趣的教科書。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